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普洪

我想写出他们之间的那种感觉。

一个月没写文已经失去了文力。写个段子复健一下。

可能会有后续。

初逢

第一次见到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是在人流汹涌的火车站。拥挤的站台上,挤满了逃难的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也夹杂在其中。

在人山人海里,他感到自己被突兀的,狠狠的踩了一脚。

而且还是高跟鞋。

基尔伯特当然没有说话。一个女人在人群中踩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脚,这自然是可以被原谅的。倘若她不被原谅,那才是古怪的事。所以基尔伯特没有说话。他试图不动声色的挪一挪位置以便躲避可能会来的第二次被踩,然而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罪魁祸首在他的哪个方向。

于是在抱着“本大爷不和娘们儿计较”的想法中,基尔伯特迎来了他的第二脚高跟鞋。

他很绅士的没有发声。在这么拥挤的情况下,一个离他很近的女人,踩了他一脚,就可能踩他第二次。所谓事不过三。于是基尔伯特下意识的往右边空的地方挪了挪。一边想着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小心,踩了人也不道歉。她自己总会有感觉的吧?

这么想着 他的脚面迎来了一波新的钝痛。

基尔伯特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为了路德维希送的新皮鞋。他环顾四周,都是清一色的男人。所以,那头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的栗色发丝和插在其上淡黄的天竺葵发卡,就格外的引人注目。

几乎是同时的,两个声音一起发出来:

“你怎么那么不小——”

“抓小偷!”

基尔伯特一愣,这才看到自己身边一个大叔模样的人,讪讪的把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了出来,溜进人群里,一下子就不见了。

顿时他觉得有些羞愧,可是教养告诉他自己理应向姑娘道谢,或者道歉。可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愿,姑娘的声音就又一次传来。

“不用道谢啦。”

这么一来,一股气血就直往上冲。基尔伯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回去——虽然显而易见的,很不礼貌:“谁要和你道谢啦。你别想多了。”

哪想姑娘狡黠的做了个鬼脸:“哟,这都不好意思承认。不过算啦,不和你计较。”

“你……”

基尔伯特就要跳起来。可是姑娘往人群里一钻,就不见了。

评论(10)
热度(17)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