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曾认这一腔承千帆

【亲子分】季风旅人

按照约定来填坑了

说短篇就是短篇233


季风旅人

每当提起罗维诺·瓦尔加斯,我总会联想起南方城市几乎不可寻觅的雪。但每当忆及我们的初遇,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古老城市的码头,车水马龙,隔着人流如潮的一次遥遥对视,远处山坡上一棵突兀却又耸立的橄榄树,还透着新绿。我们的初遇确实是在一个春天。

十七岁那年我离开了家。我对父母谎称要去参加一个夏令营,于是我当着他们的面打包好了所有的行李,衣服,钱物,还有我的一只口琴。我想把吉他一起带走,但是最终又没有。因为我想,我又并不是一辈子都不回来了。我戴上佩德罗给我的帽子,扣上伊莎贝拉送给我的手表。然后我打开家门,向任何一个参加夏令营的孩子那样和父母告别。然后我打开家门,假装抬腕看表。“时间快到了。爸,妈,我走了。”我说。几秒钟后,门在我身后关上,我的曾经和我的未来就从某种程度上被永远间隔开来了。
我怀揣着那种青年人所特有的憧憬和悸动,就向故乡的火车站奔去。三天后我已经坐在邻城的小旅店里,提笔给我的亲人们写信,告诉他们我所谓心驰神往的夏日聚会,不过是随口打的一个幌子。我让他们不必寻觅,把信投入路边的一个邮筒里。事实上那此后的每个圣诞节我都回去,但仅止于站在家后面的那个小山坡上远远地眺望着,我从未走下山去,叩响那扇大木门。因为自从在那个午后它于我身后关上时,有些东西就永远地改变了。

在南方的大城市里我辗转了几个月,最后在一张破破烂烂的世界地图前,我把铅笔已经写秃的头指向地中海对面对此几乎一无所知的国度。意大利。但在此之前,我还想再去一趟格拉纳达,然后从那里的码头直接搭船去意大利。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于是在码头旁,在人山人海的嘈杂里,在远远的一棵橄榄树的荫蔽以外,我见到了罗维诺·瓦尔加斯。

目光交汇时,他多情又多疑的琥珀色眼睛打量着我,我却从中感到一种冥冥的,年轻人的质疑和探寻,好像他在问我:“你在这里干什么?回去!快回家去!”于是我就用目光回答他:“家?这里就是我的家,格拉纳达是我的家,科尔多瓦也是我的家。我是四海为家的旅人,我的家和我的梦一样深沉而宽广。”他闪烁又犹疑地看着我,我感到他正试图穿过人流,艰难地向我靠近。这就是我和他之间必然的引力。于是我也努力向他的方向挤去。可是这人流太过于浓稠和强劲,还没过多久,我们就被冲散,再也找不到彼此的眼睛了。

惊惶在一瞬间紧紧地攫住了我。我深吸一口气,试图向人群边缘挪动。几分钟后,我已经站在那棵树下了。这是一棵很老的树,树干盘虬犹如老人皲裂的双手,叶片却鲜嫩得好似婴儿的眼睛。我抬头看它,阳光在它身下投出温柔的阴影。

“嘿,你!”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抬头。这就是罗维诺·瓦尔加斯在和我打招呼,尽管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真心喜欢他。一种隐秘而耐人寻味的默契把我们连在了一起。

一小时后,我们已经在一家路边的小咖啡馆里聊天,与青春和自由相关的话题使它们所有的追随者都亲切和熟稔。风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吹往何处,可是船却把自己的整个帆交给了它,就像我们对彼此虽然不甚了解,却能毫无保留地把一切倾诉给对方。这世间的真理并非总是硬邦邦的,反而就是那么一些,浪漫得几乎不讲道理。

我们约好为彼此在这个城市停留一个月,因为在走遍天涯海角,看尽世间万物之前,我们都不能保证对方就是最好的,也不能保证会不会遇见更好的那个。我们很想给对方留下点什么,可是我们除了梦想,青春和悸动,几乎都一贫如洗。我们唯一能拿出手的最有价值的就是时间。但是时间也不是多到可以供我们无限挥霍。因此只有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一到,就分道扬镳,各赴东西。

而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回来。

我们在格拉纳达的码头告别,他前往马德里,而我奔赴那不勒斯,我们在同一条路的不同方向上短暂相逢,最终到达彼此曾经的所在。我们说好,如果到了十年后的这一天,仍然没有发现比对方更适合自己的人,我们就还在这个地方等待对方。如果十天没有等到,那就说明我们无缘。那个年代没有任何其他的通讯方式,信件和电报也根本不适合漂泊的旅人。但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愿意相信,就会有一条纽带把我们连在一起,即便在天涯海角,也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十年后的春天,我二十七岁。我去了很多地方:我在塞纳河的艳影旁遇到了弗朗西斯,在勃兰登堡门的光辉下结识了基尔伯特。我在这些牵引世人心动的名迹邂逅了一生的挚友,却只在一棵平淡无奇的橄榄树下,望见了罗维诺·瓦尔加斯。在没有他的日子里,他的形象被我的灵魂一遍又一遍地神圣化,理想化,最后化为他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模样。

所以我可以说,我确实是在罗维诺离开以后,才开始慢慢爱上他的。也正是因此,我也可以说——我的余生确实是在遇见他以后才开始的。

没有任何事物能比格拉纳达的罗维诺·瓦尔加斯,在我心里激起更大的波澜。他荡起的涟漪,一直绵延到我的世界的边缘。

因此十年后,当我站在格拉纳达不变的人潮汹涌中,看见亲爱的罗维诺在小路的尽头出现,我的心一下子就像盛夏的蝉鸣一样鼓动起来了。十年前的场景在我面前重现。我看着他一步一步向着我的方向靠近,隔着摩肩接踵的喧嚣躁动,他的步伐沉稳而有力,就像是从梦里走出来的一样。


END

评论(18)
热度(64)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