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亲子分】美错

我终于写出了半年前的青春言情剧脑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脸拿来混更

大概是职员西x学生罗马

法英有

美错

 

[1]

安东尼奥还记得那个飞扬的夏日,太阳流出金色的眼泪,空气里浮着虚无的天堂。

他匆匆拉住咖啡小店那个打工青年的手,对他说:“我喜欢你,我······”

“啪。”他的手被甩开。青年的身影消融在飞扬的夏日里。

 

[2]

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

 

[3]

“我还记得你追我的那个夏天,风怎么那么滚烫啊,简直要把我熏晕了。后来等我一清醒,我就答应了你。”罗维诺说,一丝红晕浮现在他的脸上,“我多蠢啊,居然会同意这种事······”

“谢谢你,亲爱的。”安东尼奥说,“谢谢你答应了我,谢谢你的情话,你的拥抱,你的一切······自从认识了你,我才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有生命力。”

两个人的谈话都有些生涩,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般。他们背靠背的倚在门上,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

 

[4]

事到如今安东尼奥还能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感觉,那是一种如此强烈的一见钟情,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咖啡小店门口站了好久,身后排队的人不耐烦的叨叨着。他终于下定决心。

“要一杯卡布奇诺。”

“我不是告诉你两边,卡布奇诺已经卖完了吗?”

“啊,啊,那就······”

“拿铁要不要?”

“啊好,那就拿铁······”

安东尼奥接过咖啡,一瞬间他的心比杯里的咖啡还要柔软。回家的路上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电源年轻的脸。他在心里想着,对方叫什么名字呢?他的家在哪里?或许是在西班牙,也可能是意大利,尽管他并没有长一张典型的南欧人的脸。安东尼奥在心底做一些无意义的揣测,一边暗暗计划着什么时候再见他。

 

[5]

安东尼奥觉得,罗维诺一定是上帝特地送给自己的礼物,不然,他怎么会在最适合恋爱的年纪,在最适合恋爱的场景遇见他。尽管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的一切。但他知道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在每个偶数天的下午两点,他都会出现在自己公司旁边的咖啡馆里。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有这一点就够了。

每当安东尼奥犹豫不决该买什么的时候,对方总会给他推荐拿铁。香味飘得很远,悠然的晴空似有飞鸿掠过。

 

[6]

安东尼奥打定主意要表白是在一个星期四。平时热情开朗的西班牙青年突然变得忸怩起来,好像个第一次表白的小男生,非要拉着弗朗西斯和他同行。可是到了目的地他才发现,那青年这天并不在。站柜台的是另一个年轻人。安东尼奥小心翼翼的探询另外一个店员在哪里。

“我不是很清楚。他可能去照顾生病的弟弟了,嗯?”

“那,谢谢。请问他叫什么名字?”

“抱歉,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的同事叫什么名字?”

“他和我说如果见到一个长得像你这样的人来打听他叫什么名字,就不要告诉他。”

“······岂有此理!你们就是这样对待顾客的吗?”

“顾客也没有权利打听店员的名字吧?······”

 

许多年后,弗朗西斯还会玩笑似的和安东尼奥提起那个傍晚,从远处的公园里吹来温婉的风,安东尼奥和亚瑟·柯克兰在奶茶店理论了半个多小时,吵得面红耳赤,大汗淋漓。最后亚瑟没能把安东尼奥赶走,安东尼奥也没有得到那个人的名字。结局是弗朗西斯掏钱买下了店里所有的红茶。面对英国人惊诧的声音弯起好看的眼,目光投向比紫色鸢尾花丛还要悠远的天空。

 

[7]

两周以后,安东尼奥再次鼓起勇气进行最正式的告白。此时他已经拐弯抹角的知道了对方姓瓦尔加斯,在不远处的公立大学念大三。他预先写了好几遍草稿,对着两位朋友演练了无数次,打腹稿更是不计其数。就连对面桌的同事都注意到:“费尔南德斯好像恋爱了。”

其实他不是恋爱,他只是有了喜欢的人而已。然而有喜欢的人比恋爱有时更令人发狂。只不过那时他们都还很年轻,年轻到以为用一些情书和誓言,就可以拴住别人的心。情书和誓言或许可以,但是时间不行,永远不行。不过他们从没在意这些,因为那时他们都还年轻,以为自己有的是时间。

 

[8]

安东尼奥还记得那个午后,他提前请了假从办公室出门去,对着电梯前的镜子整理好领带,来到这个街区唯一一家咖啡外卖店。

对方似乎已经习惯他的到来,若无其事的问:“还要拿铁?”

“嗯。”

两分钟后对方递了一个纸杯给他噶,他递给对方一个信封。对方皱皱眉头说,“你就不能把钱拿出来吗?”

“抱歉,你就帮我打开一下吧。”

于是对方满脸疑惑的打开信封,收了里面的钱,又抽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话“如果可以,请你出来一下好吗?”

青年从柜台后走出来了。一瞬间安东尼奥的心又跳得很快。对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很大,很美,很亮,是拿铁的颜色,还闪着些光。

 

安东尼奥还记得那个飞扬的夏日,太阳流出金色的眼泪,空气里浮着虚无的天堂。

他匆匆拉住咖啡小店那个打工青年的手,对他说:“我喜欢你,我······”

“啪。”他的手被甩开。青年的身影消融在飞扬的夏日里。在那个季节,连尘土都沉默。

 

[9]

夏末秋初的时候,公司事多而忙,安东尼奥就不能频繁的去奶茶店了。他坐在窗边,从远方吹来和一个月前一样温婉的风,夹杂些树叶的落响。这时他便会想,奶茶店的瓦尔加斯先生现在在干什么?他有顾客吗?他突然想到对方马上就要开学了。一点点甜蜜的忧伤浮现在他翡翠色的眼里。那时候他不知道,在几十米外的路边小店里,有人坐了连续五个整天,只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

 

[10]

“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给你推荐拿铁吗?因为那个季度,拿铁半价。”罗维诺的脸红了,“但你每次带的钱其实都不够,都要我帮你垫。”

“那真是谢谢你,亲爱的。”

“我的意思是,你就不能多带点钱吗?”

“我呀,每次都要在花店前犹豫好久呢。每次见到你的时候,那支花就藏在我的大衣口袋里。可是我一次也没有勇气把它送给你,最后都给弗朗西斯了。他把那些花都给了亚瑟。”

“什么?”

“······”

“那,同意了没有啊。”

“什么同意?”

“就是,亚瑟有没有答应他啊!”

“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

“胡说,你肯定知道。快告诉我!”

“你猜。”

“不要。你快告诉我啊!”

“当然没有啊。”

“哦,这样······真没劲,我还以为答应了呢。”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主动啊。”

“······”

 

[11]

两周前的那个周五,安东尼奥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信息里什么也没写,只有一行大写的“ME TOO”。

 

[12]

突然被同意的安东尼奥一时不知所措。第二天下午他准时出现在店门口,却只看到一张陌生的店员的脸。于是他才如梦初醒的想起,今天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此时他感觉有人拍他的后背。

“你是在找我吗?”

“是呀,我······”话突然卡在嗓子眼里了。说出来,说出来呀。可是话说出口却变成了这样,“谢谢你······”

对方的脸唰的红了。

“要和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只有两年,记住,只有两年啊!”

“好。”

安东尼奥一口就答应了。两年的时间长着呢,况且,谁保证会不会延期呢。从人的年龄来看,两年的日子貌似确实很长。

 

[13]

如果你们爱某个人,你们就应该让他们知道。

 

[14]

他们从那不勒斯的黑土地上走过,进行一次为期两周的冬季旅行。这是安东尼奥第一次来到罗维诺的祖国。他踏上这里的土地,就好像踏着恋人的灵魂。这使他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同在柔软的冰面上走过一般。

在乡野间的泥土地旁,在绿茵已逝的田圃之上,安东尼奥处处都寻到罗维诺的影子,寻到他恋人的影子,谨慎细微却又欲拒还迎。

在树林的转角处他们亲吻了彼此。这是第一次,粗糙干燥的唇摩擦过对方的,如同火柴头在磷砂纸上划过一般,溅出无数火星。这个吻是短暂而热烈的。这使得安东尼奥联想起第一次见到罗维诺的那个下午,数光年外的太阳在轰鸣和爆破,大地上的光芒却是如此温暖轻柔。这使安东尼奥莫名觉得,他和罗维诺的爱情一定是温柔的鹅黄色。他感到无比庆幸,因为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梦想着,以后他拥有的爱情一定要是鹅黄色的。

 

[15]

谈恋爱以后就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安东尼奥常在罗维诺的校园里走路。这多奇怪呀,他明明只比罗维诺大三岁,却好像比他大了三十年似的。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

安东尼奥会想起他大学的时候,那时候他在干什么呢?他想起弗朗西斯搭讪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基尔伯特印刷体似的哲学课论文,他和下铺的那个男生学抽烟,可是怎么也学不会。教授瞪大了眼问“费尔南德斯怎么又缺席?”于是原本踏上走廊的一只脚又缩了回去,干脆偶尔逃课吧。安东尼奥很感谢罗维诺帮他重温那段时光。

“别装出一副老爷爷的样子,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呢!”罗维诺反击他。

“是啊。可是感觉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安东尼奥自顾自的回忆着,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停下了脚步。过了半晌,罗维诺的声音才说:

“那,毕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咯?”

“不可怕吧。罗维诺也毕业过啊。”

“我是说大学!”

“唔···大学毕业自然是难以习惯的事情,那就好像你与你之前所过的一切生活都斩断了联系,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并且,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罗维诺试探地问。

“是啊,因为每个人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独特的嘛。错过了,就没法重来了。”

安东尼奥说完。讶异的感到罗维诺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他刚想唤他,突然罗维诺抬起头来说:

“安东尼奥,我觉得我有些害怕。”

“没什么,熬一熬就过去了。”

“那你是怎么熬过去的呢?”

“我?”安东尼奥思考了一会儿,他看着罗维诺的脸,“因为有你啊。”

“那等到我的那个时候,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呐?”

罗维诺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们这样走了一会儿,她们闻到薯条的香味。

“好香啊,我们去吃那个吧?”

安东尼奥很高兴有东西转移了罗维诺的注意力,他们便走去买薯条了。

 

[16]

房间里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厨房传来盘子落地的声响。安东尼奥实在无法入睡,他顶着通红的眼睛来到厨房,质问弗朗西斯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亚瑟拒绝我了。”

 

第二天安东尼奥顶着黑眼圈和罗维诺说了此事。罗维诺听了很惊讶。

“什么?之前不是拒绝过了吗?”

“是亚瑟找到了他,说明原因。”

“然后······?”

“然后亚瑟大概的意思就是,如果当初弗朗西斯没有追他,他倒是可能喜欢上弗朗西斯的。”

“这是什么鬼意思?”罗维诺把奶昔顿在桌上。

“他可能觉得弗朗西斯追得太紧了。”安东尼奥耸耸肩,“谁知道?”

“好吧。”罗维诺拿起奶昔,“不过哪天他们要是成了,记得告诉我。”

“一言为定。”

 

[17]

这样平凡的爱情一点儿也不特别,可是谁遇到了都会在心里这样想:“能遇见那个人,就是我这辈子的运气啊。”

 

[18]

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喜欢在图书馆里约会。因为那里很安静,而且靠窗的座位在阴天能听见雨,晴天能晒到太阳。他们面对面的坐着。在安静的地方,连时间也只敢蹑手蹑脚的走过,生怕弄出什么声响,就暴露了行踪。从图书馆出来他们去咖啡厅,一路上聊着天。

“你今天看到多少页了?”

“嗯,大概两百页吧。”

“你看的真慢。我已经快看完了。”

“不是我看的慢,而是我没有时间看啊。”

“你时间都用来干嘛了?”

“追你。”

“······”

“听起来很有意思。”罗维诺说。

“而且也没法看的快起来啊。很多大段大段的描写都不如别的小说故事情节来的有意思,不是吗?”

“但那也是作者想写的呀······”罗维诺说,“就像很多老人叨叨的说自己年轻时的事情,可是没几个少年愿意听。但对于那些老人来说,他们讲的就是他们的一切啊。如果以后有人来写我们的故事,或许也神神叨叨的没人看······”

“我们的故事没法写的。”

“为什么?”

“因为太平淡,太真实了。”安东尼奥说,“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去看真实的爱情故事了。他们太害怕自己羡慕却无法得到。所以人们更愿意去看那些轰轰烈烈的奇缘,因为他们明白自己天生无法拥有。”

罗维诺顿了一会儿。安东尼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的表情变为戏谑。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19]

“!”

“就是这样。”罗维诺耸肩。

“你告诉我,那条短信不是你发的?”

“当然不是我发的啦。你收到短信的那天是奇数天,我不值班呀。是亚瑟恶作剧,他翻了咖啡店会员留下的联系方式,用自己的手机给你发了短信——你没发现‘ME TOO’吗?是英文呀!”罗维诺道,“他用的是咖啡店的总机,所以你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我······”

“可是,为什么你却答应了我呢?”

意大利青年眨眨眼睛:“当时我想,大不了就玩玩呗。反正我······”

“罗维诺。”

“什么?”

“谢谢你。”

“······什么?”

“我说,谢谢你呀。”

 

[20]

互相写的情书早就丢到了垃圾桶里,但情话还在。

 

[21]

两年的时间真的过得飞快,转眼间还剩下三个月。这时安东尼奥才意识到,不是两年延期不延期的问题,而是他留不住罗维诺。他不行,西班牙不行,就连罗维诺本人也不行。他必须得回去,来西班牙读大学本身就违背了家人的意愿,毕业后不回国更是大逆不道。

“真的不走不行?”安东尼奥第一百遍或第一千遍问。

“不走不行。”罗维诺重复道。

于是又沉默。

“要不然我不走了。”罗维诺突然狠下心来,“你不是说你公司还缺人手吗?我毕业后也去你们公司工作,我就留在西班牙。反正他们不会不认我这个儿子。”

“这不太好吧······”安东尼奥反而犹豫起来,“毕竟你本来就忤逆了父母,要是再留下来······”

事实上安东尼奥固然希望罗维诺留下,但是他不希望罗维诺是为了自己而留下,他希望对方是自愿留下来。这里的安东尼奥,不值得罗维诺为之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他知道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十分重,少了一个成员,大家都不会好受的。

“你要是也赶我走,那我真的无处可去了啊。”

“不······”安东尼奥才意识到罗维诺别扭的性格真难办啊。

“你能不能和我走,回意大利?”

“诶?我······”

 

[22]

结果当然是不能,如同罗维诺不得不回到意大利一般,安东尼奥也不得不留在西班牙。事实上还有一个上策,那就是分开。但彼此虽然心知肚明,却默契的绝口不提。

 

[23]

弗朗西斯和亚瑟最后没有成,所以自然也没有必要告诉罗维诺了。亚瑟·柯克兰和他的大学同学罗莎结婚,主动替弗朗西斯的追求画上了句号。那天晚上弗朗西斯在窗前喝酒看月亮,忽然十分突兀的说了一句“两个街区外的教堂此时该是灯火通明。”而后又补充“要是当初不追他就好了。”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亚瑟·柯克兰又怎么会知道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个人呢?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谬的不讲逻辑。隔着两个街区,安东尼奥仿佛听见教堂里的罗莎问:“那个座位怎么空着?是谁没来?”亚瑟回答她说:“他肯定没有认真看我的请柬,就像我从没认真对待他的花。那是个从夏天走来的人,他曾在一个午后,买走我店里所有的红茶。”

 

[24]

“我还记得你追我的那个夏天,风怎么那么滚烫啊,简直要把我熏晕了。后来等我一清醒,我就答应了你。”罗维诺说,一丝红晕浮现在他的脸上,“我多蠢啊,居然会同意这种事······”

“谢谢你,亲爱的。”安东尼奥说,“谢谢你答应了我,谢谢你的情话,你的拥抱,你的一切······自从认识了你,我才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有生命力。”

两个人的谈话都有些生涩,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般。他们背靠背的倚在门上,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

 

 

[25]

罗维诺是乘轮船离开的,因为他还从未见过自己依傍着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中海,究竟是什么模样。那天安东尼奥去给他送行。在前往码头的路上他想起那不勒斯。于是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罗维诺执意要带他去了,因为他想让自己鉴定一下,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这片土地是否值得托付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答案是肯定的。于是安东尼奥又回想起那不勒斯的黑土地。他从那大地上走过,就好像踏着恋人的灵魂。这使他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同在柔软的冰面上走过一般,掀起一阵缱绻的疼痛。

 

[26]

人流如潮。这汹涌的,躁动的,悲伤的人流啊,几乎淹没了码头上的西班牙青年。这幅场景没有使他想起《泰坦尼克号》或《海上钢琴师》。他想到的是黑白的《卡萨布兰卡》,一段没头没尾的故事,无疾而终,死在枪声与飞机交织的轰鸣里。

海风朦胧了他的眼睛,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那个令他一见钟情的夏天。太阳流出金色眼泪,空气里浮着虚无的天堂。他心仪的人因为朋友一条恶作剧短信,阴差阳错成了他的恋人。两年的光阴飞逝,消融在海浪与汽笛呜呜的尾音里。

 

 

 

 

 

 

END

 

 

评论(7)
热度(58)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