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今天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日子

今天是看花斩太太的《格拉尼卡》一周年的日子,也就是,入亲子分坑一周年的纪念日。

其实我今天心情很不好。但是想想去年的这个时候,除却格拉尼卡的一点点压抑,我还是过的挺开心的。

祝我快乐。






--------------------

我和女伴在舞台上看见那个弗拉门戈舞者,我的女伴一下就爱上了他。她追随他的脚步而去,但他却停在我的面前。那绿松石般的眼睛里是数不清的哀愁。

“你看。”他指着窗帘的一角,“天已经亮了。”

我的女伴愤然离去,独留下我们在观众席的一觉。人早已走光了。窗帘开始变得透明。太阳升起来了。凌晨三点的太阳升起来了。我们从彼此的眼里读出绝望。他像我,他是我,我们都惧怕光明,它一出现,我们就褪色了。

于是他笑了。“嗨。”他说,“你还是上辈子的那个罗维诺吗?”

“是呀。”我答道,“你也是上辈子那个安东尼奥,对吗?”

“又是这样。”他说,“上辈子我们也是这样死的,就在那——么大一个会场上。整个欧洲合并了。次日的朝阳升起,我们就死了。”

“不只是我们。”我说,“大家都死了。”

于是他又悲伤地看着我。

“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了。”

他握紧我的手。

与此同时,不知是谁打开了窗帘。

阳光无拘无束地倾洒而下。





评论(7)
热度(14)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