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亲子分】星光梦幻(ABO)

除了打炮我大概只会写结婚。

 

BGM:<S/t/a/r/l/i/g/h/t>----Taylor Swift

 

星光梦幻(ABO)    /*Memories系列其四

 

罗维诺做梦的时候天还没亮。他走在地上,却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他推门走进,在人群中游移着目光寻找自己的弟弟。但是迎来的只是失败。于是他自顾自的坐下,随手开了一瓶桌上的果汁。他捻着瓶盖上的齿纹,在不远处的一撮人群里发现了安东尼奥。

于是他立即走过去。瓶盖滚落到地上不见了。安东尼奥见到他,开心的和他打招呼。

“嘿,罗维,你也在这里。”

这句话成功引来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毫无意义的大笑。罗维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笑。于是他睥睨着安东尼奥,“你没告诉我你会来。”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亲爱的。”

“可是你告诉我的是你不来了。”罗维诺气鼓鼓地说。他今天没怎么打扮,穿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衫,也没用公众场合掩盖信息素的香水,甚至他想起自己昨天没有洗头。于是他把一切错因归根于安东尼奥。他注意到安东尼奥细心的打扮过了,他穿一套正式的棕色西装,领带是情人节逛街时罗维诺亲手为他挑的。他用了很好闻的香水,发丝间有洗发乳清新的气息。胡子也刮过了。对比之下罗维诺突然感到不适,“你骗我。早知道我该多做点准备的。”

安东尼奥笑了,他走上前一步,双手扶住罗维诺的肩膀,“小傻瓜,不管你打扮成什么样,你在我心目中都是一样的,知道吗?可我不一样,我还得在你心中做的更好。”

“可是你已经做的够好了。”罗维诺嘟囔着。安东尼奥哈哈的笑起来,他收紧了手臂,给了罗维诺一个善意的拥抱。

这个拥抱使罗维诺突然觉得心烦意乱。他感觉好像心里空落落的少了什么似的。

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不远处,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正在走来。他们才是今天这场聚会的主角,因为这是他们的单身派对,最后的狂欢。

见到路德维希的时候罗维诺有点尴尬。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和对方打个招呼。安东尼奥和朋友们还在他的身边。于是他走上前去和路德维希问候了一句“土豆混蛋”。他的主动使路德维希有些惊讶。但是罗维诺得意的翘起了嘴角。因为过了今天,他就不会有什么机会叫对方土豆混蛋了。因为路德维希固然愚蠢(罗维诺有时这么认为),但他还是费里西安诺的伴侣。而他,罗维诺·瓦尔加斯,绝不会容忍自己弟弟的伴侣是一个混蛋。同时他也默许了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路德维希可以有权利,将他的双唇覆上费里西安诺的脸颊。

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惊讶的窃窃私语起来。罗维诺很想知道他们在不在谈论自己去,但是他又不想知道两人的谈话内容。于是他从两人身边走过去,像一只骄傲的雄鸡。一边心里指望哪里能冒出来个罗莎或者伊丽莎白,把其中一个人拖走。

安东尼奥尾随在他身后,罗维诺感受到他跳动的气息随着大厅里的轻音乐摇摆。他突然停下脚步。安东尼奥也随之停下。

“怎么了,甜心?”西班牙人问道。

“我说,你能不能用些正常的称呼?”

“好吧。那甜心,亲爱的,蜜糖,还是罗维?”

罗维诺觉得这些都不怎么样。他哼哼了一声,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又是单身派对,安东尼奥。”

 

罗维诺第一次见到安东尼奥是在基尔伯特的婚礼上,在伴郎端着他的葡萄酒杯穿梭在大堂里的时候,罗维诺的目光就一直缠在他的身上了。他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因为他太蠢,所以只能做伴郎跑跑腿。”弗朗西斯后来解释道,“不像哥哥去当爱的主持人。”罗维诺觉得前半句话说得很对,但他觉得在别人的婚礼上对别人的伴郎感兴趣是件尴尬的事。其实他不知道,那个伴郎也注意到他好久了。

他们在弗朗西斯的单身派对上第一次公开交往,所有人都对他们表示祝福。只有罗维诺知道这祝福不会那么快就灵验。他们在弗朗西斯婚礼的当晚上床,就好像结婚的不是弗朗西斯似的。安东尼奥没有标记他。要是爷爷发现他的两个孙子都在结婚前被标记的话,老头会抓狂的。然后接下来,接下来是费里西安诺的单身派对。他们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享受爱情的果实,只有他和安东尼奥还停留在原地。

 

伊丽莎白开始斥责基尔伯特喝酒太多,基尔伯特于是拿出更多酒杯,得意洋洋的当着妻子的面和罗莎拼酒,被弗朗西斯一个爆栗敲在脑袋上。周围的人群哈哈大笑起来。费里西安诺吵着也要喝红酒,于是路德维希要和他拉勾勾只许喝两杯。这一切都和罗维诺格格不入。这些场景是倒映在罗维诺眼睛里的。他坐在舞台的台阶上,愣愣的看着基尔伯特把一大杯啤酒盖在弗朗西斯头发上。

“很快就会轮到我们俩了,罗维诺。”安东尼奥坐在他的旁边。他们紧紧挨着,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很快,我发誓。”

“没你想的那么快。”罗维诺闷闷的说,“老头不会同意的,想都别想,他不会同意两个孙子都和不是他介绍的人在一起。他之前给我推荐过一个什么人,我连那个人名字都不知道就被拖去和他约会,结果他在咖啡馆里和服务生搭讪。”罗维诺叹了一口气。

“我去和你的爷爷说。”安东尼奥安慰道。他揉了揉罗维诺的头发。

“他不会听你的。”

“会的。罗维诺。他会的。”安东尼奥说着,拉起了罗维诺的手。罗维诺僵了一下回握住他的。

“我们可以结婚,生下十个孩子,然后教会他们如何去梦想。”安东尼奥说。

人群开始往舞池里涌。

“你想跳舞吗?罗维诺。”他问,“假装这是我们的婚礼。”

罗维诺的眼睛瞪大了有足足十秒,“好吧,随便你。”

安东尼奥开心的凑过去,在罗维诺的侧颊上啄了一下。他捕捉到对方脸上恼羞成怒的一抹淡红。

“不许放肆。这是公共场合。”

“可这是我们的婚礼,罗维诺。”安东尼奥回答,“我们的婚礼。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吗?”

 

他们在舞池里跳一支舞。酒精借着舞曲在摇摆的身体里发酵。罗维诺认出来这是他最喜欢的舞曲,肯定是费里西安诺给他切的歌。笨蛋弟弟有时还是识时务的。于是他闭上眼睛,任由安东尼奥揽住了他的腰。星星升起来了。

 

罗维诺开始把他的全身心浸透到这支舞曲里。他们在舞池最中央的地方旋转,摇摆,别人下台喝果汁的时候,他们还在跳舞。

“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擅长这个,罗维诺。”安东尼奥在他耳边吹气,把他抱起来在空中转了一个圈。

“轮不到你讲话。这是我的婚礼。”

“那当然。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就陪你干什么。”安东尼奥答道。他碧色的眼眸里盛满了甜蜜蜜的糖浆,当他看着罗维诺的时候这些糖浆就会流淌。

“星星也在跳舞。罗维诺,你看。”安东尼奥说道,声音像是隔着海洋传过来,又隔着海洋传回去。

后来是费里西安诺把他拉下了舞池,说是再跳下去地板都要跳塌了。罗维诺慢慢的喝着不知道是谁递过来的一支鸡尾酒。安东尼奥随手开了一瓶汽水,他们面对面坐着。

慢慢的,他们的身边就聚满了人。所有人都大笑着讲着有趣的事情,酒杯碰撞和破碎的声音传来。安东尼奥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的谈话。罗维诺靠在桌边听着。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懒得管。都结婚的人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罗莎在喝到第十一杯的时候开始发疯,一点也不淑女的一脚踩在桌上,突然开始对弗朗西斯告白。每天情话不离口的弗朗西斯难得心虚的把她拽下来,讪讪的解释说怕崩坏了新买的最贵的蕾丝长袜。伊丽莎白一个巴掌拍在基尔伯特脑门上,基尔伯特痛叫。罗德里赫难得的开始调侃他们两个。罗维诺满意的看着这一切,不错,大家就是都该有这样的架势,这样的热情。

于是他离开桌子去找费里西安诺。没走几步他听到安东尼奥喊他的全名。他疑惑的回过头去,安东尼奥冲着他脑门就喊:

“罗维诺·瓦尔加斯——我爱你——”

罗维诺觉得很感动也很好笑。一点欢喜的眼泪被他用大拇指悄悄的揩去。安东尼奥追了过来,摇晃着他的肩膀半醉地说,罗维诺,和我结婚吧。

“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这蠢蛋。”罗维诺骂道,“你忘了吗?这是我们的婚礼。”

“我们以后还可以有很多场婚礼。”安东尼奥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不行罗维诺,我们得去梦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比如……?”

“比如,现在是我们的婚礼。”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你看见那些星星了吗,罗维?有伟人说过,星星是理想,我们永远无法达到,但是就如同水手,我们用它指引方向。”安东尼奥说道,“看着他们,罗维诺,看着闪光的他们。我们就有勇气去梦想一切事情。”

 

后来安东尼奥醉成一滩烂泥倒在落地窗旁边的地板上。罗维诺站起身来去找费里西安诺。他的弟弟此时正在大堂的角落和路德维希做一些清算和整理。

“回去告诉老头说,我要和安东尼奥在一起。”罗维诺突然出现在弟弟面前,把后者吓了一跳。

“那……那,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可以结婚,生下十个孩子,然后教会他们如何去梦想。”


 

END

 

评论(6)
热度(62)
  1. 琉憐悠Stey👻 转载了此文字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