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亲子分】红色海

我发现我只会写打炮。

 

BGM:<R/e/d>----Taylor Swift

 

红色海(Burning Red Ocean)

/*Memories系列其三

 

红色的玛莎拉蒂在他面前停下了。昏黄的街灯把色彩都消融在车灯的余光里。车子的主人打开了窗,朝车外的人招呼道:“要搭个顺风车吗?”

罗维诺缩了缩脖子。夏夜的风如果使劲的吹,还是会让你感到它的厉害。一般情况下罗维诺从来不搭乘别人的车,可是现在他在城郊的这个打烊的小酒吧旁边,现在是凌晨三点。

于是他准备答应了。他低头下意识的去和那个青年说话。在一片惨白的明亮里他的目光触碰到青年人的脸颊,又像遇见深海的寒刀一样缩了回来。对方看了他一眼。他别过脸去。一个计划在脑内迅速成型。

罗维诺坚定的摇头。

“为什么?”车里人的声音似乎有些好笑,“你不搭我的车,还指望谁来接你吗?”

“我男朋友会来接我的。”罗维诺生硬的说,“谢谢你的好意。”

他满意的感受到车里人被堵回去说不出话的尴尬。罗维诺愉悦的享受着这份沉默。直到车里的人说话。

“哦。那我就在这里陪你等,一直等到你男朋友来接你为止。”

“那你等不到的。他会到天亮才来。”罗维诺说道。

“天亮?好吧,那就天亮。你要到车后座睡一会儿吗?”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于是青年把车熄火了,靠在路边。他笑眯眯的抬头看着罗维诺,“我们来掐表吧。看看你男朋友多久会来?……”

 

几分钟以后罗维诺坐上了那辆车。他小心翼翼的坐在后座的门边,以防自己的脸出现在后视镜内。风呼呼的吹。

“去哪儿?”

“去……”对啊,去哪儿呢,“去宾馆,xx宾馆,你知道的,就在闹市区的转角对面。”罗维诺回答道,靠在车的靠垫上,愉悦的享受驾驶座上的人一瞬间的僵硬和不自持。

“你确定要去xx宾馆?那里气氛很乱。你男朋友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我知道。我男朋友会去那里打炮。所以我要去找他,免得他又让他炮友买单。”罗维诺很顺溜的说出这些。他仔细观察着驾驶员,对方的动作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好。”几分钟后他才听到那个回答。

 

青年人执意要在路上给罗维诺讲故事。罗维诺推辞说自己困的要打呵欠,青年说没关系,你可以不听。罗维诺推辞了一番,可是青年看起来很固执。于是罗维诺也只好屈就了。

 

那时候我们这些大学生都不老实。什么事情都敢做。当时流行开黑车去酒吧夜店门口接送客人,因为车费不但可观,而且少不了小费。弗朗西斯租了一辆车,结果在送女孩子回家时被女孩男友误会,拽出来暴打了一顿。基尔伯特开的歪歪扭扭也敢上路,最后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大胡子一起,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我算是最正常的,用从父母那里借来的钱买了一辆二手的玛莎拉蒂。但我也有个不好的习惯。西班牙人的夜间生活总是很丰富,我总控制不住自己要坐进酒吧喝两杯,可是喝了以后就不能开车啦。所以我钞票没赚到几张,倒是经常裹着车上的皮毯子在后座一觉睡到天亮。

我经常去酒吧坐坐——我提到过,这是我的坏习惯。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个晚上我又去了。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热情的邀请我过夜。她们看上去就是妓女,那都是要收钱的。只有和我一样的只是图个乐子姑娘,我才和她们有一夜情。所以我拒绝了那几个女人,独自坐在吧台上喝酒。

舞台上已经响起声音了,几个穿的和没穿一样的青年女子在舞台上跳舞,扭动她们被啤酒和蛋糕糟蹋的不剩下什么的腰肢。我觉得自己有点罪。这时候从后面走来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他大概也是大学生的模样,应该是来勤工俭学的。他的怀里搂着一个姑娘,一边微笑着和姑娘说些什么情话。姑娘被他逗的咯咯直笑。然后他突然吻住了姑娘的嘴唇。她的唇膏是草莓味,还是樱桃味的呢?谁知道,只有他和那姑娘知道。可是谁在意这些。

那个服务生和姑娘忘情的拥吻,姑娘揪住了那个服务生的领子。毫无疑问那是个漂亮的青年。姑娘们都喜欢漂亮的青年。

他们明显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如果不是,那也是那种情欲正好燃烧到热烈的陌生人。但是我当时大概是疯了,我走上前去问道,服务生,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这个问题很明显的打扰了两人的情趣。他们停止缠绵。姑娘的手指讪讪的从青年的衬衫纽扣上拿开。那个青年很不满意的看了我一眼,朝着某个模糊的方向努了努嘴。他的唇瓣上还闪烁着那个吻的光泽。下一秒他搂住了那个姑娘继续缠绵,他的手开始拉姑娘连衣裙的拉链。于是我知道问他们似乎是没什么用了,他们跌跌撞撞搂搂抱抱的上了楼。楼上都是包间。

我去厕所用冷水冲了脸,才想到要回宿舍的事情。好在第二天不上课。我给基尔伯特打电话,他的号码我还没播出人,他自己的电话来了,说是这次车撞到路边的橱窗,恰好是他弟弟打工的那家玩具店。他叫我去帮忙说话。于是我披了外套,一路酒驾到了那个玩具店门口,发现早已打烊。基尔伯特又给我打了个电话哈哈大笑,说本大爷是在骗你玩玩。

回家路上我也差点撞到电线杆。不过没有。第二天我又去那个酒吧,我发誓自己肯定不进去。结果生意来的很快,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人走出来,搭了我的车子。

我认出来他就是昨晚上那个服务生。我和他打招呼,可他明显已经不知道我是谁。这倒不怪他。所有事都不怪他。我问他去哪儿,他说去a街区。我答应了,因为那是个穷大学生聚集地,而他恰好看起来就是那类人。我送他去,没要他的车钱。

此后,每次我去那个酒吧门口等客人,那个青年总会在十一点多出现,我就把他送回a街区。

时间长了我认识他了,他叫罗维诺,罗维诺·瓦尔加斯,和弟弟都是当地s校的学生。我告诉他我也是s校的学生,他哼哼几声,说没听过我的名字。

我们从没在校园里见过一面,但是在夜里我总会见到他。他永远都是穿着服务生的衣服端盘子和酒,有时还洗洗盘子。我不忍心自己做一个酒吧客人似的看着他做事,于是我也帮他一起做。

那天酒吧的厨师请假早退,厨房里没有人手。罗维诺就自告奋勇去做那种开胃免费的巧克力樱桃小蛋糕。我看着他的蛋糕,鬼迷心窍的就说了一句,罗维诺什么时候给我也做这种蛋糕吃啊。

我没法把这段往事描述的清晰,因为我的记忆就是模糊的。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对他产生了那样的感觉,可能是每天多一点,也可能是突然之间。这个时间点是模糊不清的。非常可笑,我忘了自己当初如何沉沦。

罗维诺当时就用复杂的表情看着我。他把蛋糕塞进我嘴里,扬言要堵住我的胡话。但他明显的失败了。于是他往我嘴里塞了第二个,第三个小蛋糕。这种蛋糕不大,一口一个。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胆子也肥了。我把他圈进怀里,他出乎预料的没有拒绝。我感到奇怪,不拒绝,他就不是我亲爱的罗维诺了。于是我在他耳边低低的叫唤他的名字,手掌在他身体上游走我。“罗维诺,是你吗?是你在这身体里面吗?”我问。

“废话。”他回答道,“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吗?”于是他扯着我的领子吻我。一开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于是我狠狠的扣住他的后脑勺回吻他,想把他溺死在我的怀里。我从他唇上尝到了几个月前,那个女孩嘴上唇膏的味道,是樱桃味的,还带点酒香。后来我才意识到那是樱桃巧克力小蛋糕的味道。但当时我没有想到。我在厨房的一隅拼命的,一次又一次吻他,像一头疯狂的野兽。直到他把我推开。

“那天你也是这么吻她的。”我说。

“她?哪个?”看起来罗维诺的生命里有很多这样的女人。

“就是五个月前的那个姑娘,你记得吗?黑头发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我问你洗手间在哪儿,那时候你在吻她。”

“哦,你说玛丽吗。”罗维诺答道,“你难道不觉得在接吻的时候提到厕所会令人反胃吗?”

“我为我的行为感到抱歉。”我说,“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玛丽。”我冲他努嘴,“在床上。”

“哦,你说这个啊。”罗维诺抬起眼睛来了去,他玩味似的看着我。这样的眼神让我恨不得把他吃掉,连皮带肉,混着骨头一起,把血丝也吃进去。

“她很棒。很热情,比我还主动。可是那时候她快要结婚了,所以我们很快就分开了。”罗维诺洗着盘子,“怎么?你在嫉妒吗?”

“没有。”我下意识的否认,但是又补充道,“我可以做的比她更好。”

罗维诺抬起头来看我,一瞬间他的眼神变的很恐惧。但他没有说话,又低下头去。

 

从那以后罗维诺和我的关系又不一样了。隔着一层膜,你是碰不到鲜花的。罗维诺也是这样。他似乎就刻意的把我和他分离开了。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隐约觉得是因为我说了那句话?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说错。

可是罗维诺就是那么一个人。他能接收和我约会,亲吻,甚至一些大胆的抚摸。可是他就是不和我上床。似乎是有意无意的回避这个问题。还是生气,他觉得这种事情只能和女人做。

我们最后一次接吻是在他家楼下的门口,就像我们第一次亲吻那样,我把他按在楼梯口的拐角处,拼命吻他,感受他在我口腔里寻死觅活的搜刮空气。就在这时候我们听见尖叫。门口站着罗维诺的爷爷,老祖父在深夜来看望孙子,想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可是对方却给他一个惊吓。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罗维诺了。他的手机号码变成了空号,酒吧把他的职位抹去,去他家也永远敲不开他家的门。我想我是病了。我在大学里到处询问他的名字,可是问不到,后来我才从基尔伯特弟弟的女朋友那里知道,罗维诺早就退学了。

可是我不会因此放弃他。于是三个月前,我写了一张字条塞在他家门缝底下。我说如果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你就在晚上,还在那个酒吧门口的老地方等我。

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我每天晚上九点多就来到酒吧,可是都没有等到他。今天我因为哥哥的婚礼来迟了,可是……

 

“这他妈就是你迟到的理由?”罗维诺怒道,“三点!现在是凌晨三点!你告诉我佩德罗喜欢这种风格的东西,鬼信。”

“可是罗莎喜欢。”青年,安东尼奥,诚恳的说。

“我在这里等你!等了四个小时!我只打算等今天一天的。我想,既然你说你每天都会在这里守着,如果今天你不来,那我也不必再来了。我差点都没认出你。”

“所以你一开始才拒绝我。因为你在等我,对吗?我差点就打算不来了,罗维诺。我觉得你肯定已经走了——所以我一开始也没认出你……”安东尼奥说道,“可是你告诉我,你已经有男朋友……”

 

“你这该死的蠢货!”罗维诺气急败坏的说,“一直暗示我的人不是你吗?混蛋!”他又补充一句,“你买单。”

“好。我买单。”玛莎拉蒂驶过没有尽头的街道。

 

罗维诺下了车。安东尼奥才注意到罗维诺后颈上有一个新多出来的纹身,纹的是安东尼奥的名字。



 

Coz loving him is red.

 

END

 

评论(4)
热度(40)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