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无罪挽歌(ABO)[Chap4]

无罪挽歌(Innocent Dirge)

 

 

 

[4]

不需要安东尼奥说出口,让罗维诺自己去发现其中的奥秘。这就是安东尼奥想要的。他一边和那边推脱自己身体不适延迟了印刷出版和记者招待会的时间,一边在家里一角和罗维诺闭口不提这件事。既然罗维诺不愿意,那就不要强迫他。到时候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去了就回不来了。

——何况,去了就回不来的地方,他会让罗维诺去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维诺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想改学画画。

 

 

这个决定是令安东尼奥猝不及防的,甚至比费里西安诺出车祸还要令他震悚。

 

他原本没想到这一筹。但是在短暂的挣扎和犹豫以后,他认可了罗维诺的做法。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只要是罗维诺想要去做的,他都会尽力去满足。安东尼奥不认为这是过度的宠溺。他只是希望罗维诺快乐——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快乐。仅此而已。

哪怕罗维诺的决定是错误的,他也会极力去帮助罗维诺把伤害降低到最小,然后鼓励罗维诺去做这件事。安东尼奥觉得,这倒不是因为他放任罗维诺去做任何事,而是年轻人恰恰应该在最好的年纪把什么都尝试一遍,可是普通的Omega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权利。

想到这里安东尼奥觉得,罗慕卢斯没有让罗维诺去住校,其实已经算是非常好了。

 

安东尼奥此时已经是当地一家著名杂志的顾问了。对于这样位置的Alpha,想要拖一个人情并不困难。于是他找到了杂志委托的一位老插画师,并请求插画师教授罗维诺一些作画的技巧。

听说安东尼奥要请人教授这样一个孩子,老插画师也来了兴趣。然而当这个老Beta来到这所公寓的时候,他膛目结舌的发现,罗维诺居然是一个Omega。

“你的儿子?”老插画师惊异的问道。他还从不知道安东尼奥有个妻子。

“不。他是我的······学生。”安东尼奥这样解释道。

“学生?你怎么会收一个Omega当学生?就算他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他的天赋也终究会被······埋没掉的。”

安东尼奥明白插画师原本想说的话是什么。

就算他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他的天赋也终究会被这个社会埋没掉的。

所以你这样对他用心良苦,只怕到了最后还是一场空。”

 

安东尼奥没有说话。确实是这样的。当Omega成年后,被分配给自己的Alpha后,他们就会被关在家里,为自己的Alpha打点日常生活。这是别无选择的。没有工作岗位愿意接受他们,没有任何知名报刊杂志会接受他们的投稿,没有任何大型娱乐场所会允许他们的存在。

 

除了家,便利店和公共厕所,他们大概也就无处可去了。

他们在出生时,就早早的被性别定义成了一个将永远被锁链禁锢的人。

 

“那我就带他去西班牙。”
“去西班牙?”插画师惊讶的挑眉。一个成年Alpha,独自带着一个Omega到他所未曾知道的异国他乡去,这其中会发生什么,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

望着老插画师的眼神,安东尼奥也猜到了几分。于是他说,“那还是请你看看罗维诺吧。”

插画师一进入房间就觉察到罗维诺是个不一样的孩子。他的眼神里传出锐利的尖刀,刀刀致命却手下留情的从你身边擦过。他有着不耐烦的神情,目光在自己身上游弋。他身上似乎是天生的带有那种艺术家特有的狂躁和与世不入的气质,他就是那种可以远远崇拜,但是无法近身交流的范例。

 

从画室里出来,老插画师的眼中充满了遗憾。

“他并不是画的特别出神入化——但是这只是因为没有受过教育的缘故。如果教他,我相信他可以做的很好的——可惜,他是个——”

老画家突然不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安东尼奥的眼神里已经蕴满了阴霾。

罗维诺就静静的站在门前听他们谈话,待到气氛僵持的时候他轻咳了一声,他说,

 

“那,安东尼奥,我不学画画了。”

安东尼奥很惊讶。

“什么?!可是你不是一直喜欢这些的吗?你怎么······”

“不想学就是不想学了。就像当初你教我写文章一样。这不需要什么理由,不是吗?”罗维诺抱着手臂说道。他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安东尼奥的问题,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的事情就把它丢掉。由于祖父的不重视,反而养成了他随心所欲有时候甚至特立独行的姿态。

而老插画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以为罗维诺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于是他赶紧点头道:“我也觉得这位瓦尔加斯先生的性格更适合写作。我下午还约了老朋友聊天,就不打扰了。先告辞。”

等到插画师的背影已经消失了,安东尼奥才看着罗维诺,长长的叹了口气。

“罗维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想学画画了。不管我怎么画都不会有费里西安诺好,对吗?而且万一我成名了,我还要和费里西安诺竞技,那会让我很尴尬的。那个小子······”

罗维诺挠了挠头,他看上去很困倦。于是安东尼奥就让他回去睡午觉了。

 

罗维诺的兴趣除了做饭,似乎就是不固定的。写作,画画,雕塑,唱歌······他每个好像都知道那么一点点,每个都有那么一些兴趣,但是就是每个都不能做的很精湛。安东尼奥很可惜,他觉得罗维诺这么一个人,如果好好教育就可以发展为全才。可是他被埋没了。这也不能怪罗慕卢斯,要怪只能怪费里西安诺太优秀了,优秀到已经遮掩了罗维诺全部的光芒。

但是一个生来就优秀的人是没有理由被责怪的,就像你不能责怪一个人天生长得丑陋。

 

安东尼奥想要挖掘罗维诺的光彩,真心的。他觉得这倒不是处于他对于罗维诺的的那种难以言说的爱(他认为自己现在暂时压制住了那份感情),而是真心处于对于有才之人挖掘的渴望。如果——他的意思是如果——罗维诺能够继续写作的话,他不介意罗维诺分担自己的名声,甚至不介意罗维诺超过自己。他想这大概是因为一种从内心而出的疯狂念头,并且看到罗维诺的每一分每一秒,这种感觉都在成倍增长。

 

罗维诺想要什么呢?想要学写作,学画画,学雕塑,学唱歌,他都可以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他想得到什么呢?得到星星,得到月亮,得到烈日,得到天空,他都可以带他去撷取,只要他愿意冒险。

他觉得自己还缺什么呢?缺金钱,缺名誉,缺关爱?这些安东尼奥都可以无偿的给予他,尤其是最后一种。

 

 

 

他唯一不能给罗维诺的是平等和自由,他无法做到。

 

 

这大概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追溯到这个世界开始的时候。多少Alpha想要为自己心爱的Omega争取这些。可是没有人能够成功。于是这个矛盾的悖论就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下去,由曾祖父母传给祖父母,由祖父母传给父亲和母亲,再由挚爱的双亲传授给每一个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和曾经存在的生命,成为这个世界永远的结。

 

 

评论
热度(21)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