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无罪挽歌(ABO)[Chap3]

无罪挽歌(Innocent Dirge)

 

 

 

 

[3]

“我喜欢这片草地。”费里西安诺高兴的说。他弯起了眼睛,一丝愉快的笑意爬上了嘴角。

“是啊。这几个月还该多带费里来这里。以后啊,就没有机会了。”罗慕卢斯笑眯眯的摸了摸费里西安诺的头发,声音里是掩藏不住的宠溺,“再过几个月,费里西安诺就是大人了,就要离开祖国了······”

罗维诺从嗓子眼里发出只有安东尼奥才能听到的一声闷哼,以此表示他对弟弟的羡慕和在这羡慕之后隐藏的不屑。安东尼奥看了一眼罗维诺,对方正躺在餐布的一角,享受着这难得的日光浴。

按照罗维诺的说法“只有在这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不是个Omega。”

“看起来,你狠讨厌自己的性别?”

“不。”罗维诺说,“不是我讨厌,而是其他人讨厌,那些Alpha和Beta看不起我们。谁会愿意去讨厌自己那些改变不了的东西。”

“那如果让你重新活一次,你还会选择Omega吗?”

“那如果我选择了Alpha,可是这一次,所有人都讨厌Alpha呢?我早就告诉你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东西。”

 

安东尼奥仔细的观察着自己面前的这个Omega。他能够看到对方被阳光晒得如同黄金一般的面容,洋溢着难得才能见到的璀璨。他几乎可以看到罗维诺脸上脖颈处那些细小的绒毛,如何愉悦的逆着风闪光。

罗慕卢斯正在给费里西安诺的三明治里添加第三层培根。费里西安诺则直勾勾的盯着篮子里的那些意大利面。这爷孙俩总是显得特别和谐,至少在那些不是罗维诺的人眼里是这样的。

 

安东尼奥凑近了罗维诺。他不想用甜美这样的词汇来形容面前的人,那样会显得很生疏。想想吧,只有在你遇见一个你不认识的贵族小姐的时候,为了表现亲近,你才对她说“您真是个甜美的姑娘”。这样的词汇甚至不能用来形容一个成年女性。

何况罗维诺不是个只有外表的人,他还有着和他身边任何特征都格格不入的性格,那样尖锐和犀利,尖刻到几乎无孔不入。

安东尼奥承认,他很喜欢这样的外表,也喜欢这样的性格,也沉迷这个人的天赋和才华。

 

然而比起外表,性格和才华,他更喜欢反差。

 

举个例子吧,当那些Omega们都乐于抱怨着自己家的Alpha是如何喜欢抽烟的时候,嘟囔着当初他们不该娶自己,而应该娶自己盒子里的烟草。可与此同时,她们又会不厌其烦的夸赞自己喜爱的某个明星叼着烟卷的艺术照,简直迷人的要把自己的魂魄夺过去了。如果再吐一些性感的烟圈,恐怕自己就要窒息而死。

 

 

 

同样的,爱人口中的脏话,往往比真理更加迷人。

 

 

 

也是同样的,安东尼奥比喜爱真理还要喜欢罗维诺,这是不可否认的,至少在他打心眼里这么认为的时候,是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安东尼奥喜欢小孩子,这或许不是一件很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因为很多人都喜欢小孩子,尤其是一些老人,见了谁的孩子都像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热情洋溢的都要从四肢百骸里漫出来。但是安东尼奥明白这是不一样的感觉。
——那不是同一种喜欢。

罗维诺的思想比那些幼稚的成年人还要高深了。安东尼奥在心里为自己开脱,我喜欢的不是他的肉体,我喜欢的是他的灵魂。

 

罗维诺卧在餐布的一角,解决自己的最后一个番茄。安东尼奥在他身旁观察着他吃饭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罗维诺瘦弱单薄的身子板还不及一些女性丰腴圆润的身体,但却能激起他无穷无尽的探索的欲望。这就好像是过去这一年以来他丧失的所有好奇心和精力都在此刻倾注在了这具躯体身上。这心力耗尽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神经的全部精力,以至于他感到口干舌燥,精神恍惚。罗维诺的影像在他面前幻化成了一个虚幻的仿佛被羽化的身影,于是他明白,这是自己跑神了。

这种口干舌燥一直持续到他回到家里。一个迟来的午睡醒过来的时候,他感到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回忆还清晰,他调动它们。然后他惊异地发现以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费里西安诺要到德国去了,并且如果一切顺利,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次德国和意大利Beta艺术学校交流生的活动,费里西安诺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如果愿意,他可以到德国去。一个有颇有名望的老教授,同时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画家,看中了费里西安诺的天赋。如果费里西安诺愿意到德国去——据说那里的教学水平和种族歧视都比意大利的情况要好得多,更何况——就算被发现他是Omega,老教授也会替他撑腰的,他根本无需害怕。再者,根据那里不打压Omega成为名人的社会氛围,等到费里西安诺成名后,会有很多当地有声誉也有地位的Alpha家族向他求婚。他可以挑选一个他喜欢的,也可以不挑选,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总而言之,无限美好的未来展图,已经在费里西安诺面前缓缓打开。

罗穆卢斯自然是欣喜若狂。两个孙子的压力已经要把他压垮。虽说安东尼奥可以帮他分担很多,可是他毕竟是外人。而孙子呢?都是自己的。所以他还是得为此操心。因此当费里西安诺得到这个机会的时候,老头毫不犹豫的就帮他答应了这个请求。

费里西安诺看起来还有些闷闷不乐,不仅仅是因为要离开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祖国,而且还因为要与胞兄分离而感到郁郁寡欢。“笨蛋弟弟总是在莫名奇妙的时候多愁善感”,罗维诺是这么形容的。

而在费里西安诺扑到罗维诺面前的时候,罗穆卢斯拼命的用眼神暗示罗维诺说出一些类似于“以后我也会去德国陪你”这样的话。可是事实上罗维诺却说:“幸好去德国的不是我,我可讨厌那里自以为是的啤酒香肠佬了。祝你好运,以后可以和一个土豆结婚并相处融洽。”说到这里他还耸了耸肩,无视了费里西安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罗穆卢斯看上去很失望,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于自己大孙子的这种失望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他忙着上去安慰费里西安诺,说他在德国也会交到很多好朋友。安东尼奥也上去表示,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去德国看望他。罗维诺抱着肩膀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以后的几个月,费里西安诺似乎都习惯于往罗维诺的房间里跑,恳求哥哥一定不要抛弃他。仿佛只要那句话说出来了,他就会安下心来。在不知道多少次罗维诺试图把弟弟赶出门但是失败以后,他终于妥协,承认德国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国家,自己以后一定会去看他。费里西安诺这才欣喜的笑了,他扑上去,像一只八爪章鱼一样黏在哥哥身上。站在门外的安东尼奥被这个场景逗笑了。罗维诺瞪了他一眼,试图把弟弟从自己身上抖下去。

 

但是等到费里西安诺走了以后,安东尼奥和罗维诺才同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罗穆卢斯似乎根本不出门了——或许是他不需要送孙子上学,也没有了向同伴们炫耀的活物。这样一来,罗维诺就不得不每天一大早背着书包去上学——安东尼奥知道,他根本没有去上学。当然这也是预料之中。——不过他答应了罗维诺,不会告诉爷爷这件事情的。

这倒不是因为怕爷爷伤心,而是因为怕罗穆卢斯更认为自己是个没用的废物。罗维诺受够了兄弟之间巨大的差别对待——尽管他无数次和安东尼奥重复,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安东尼奥知道,他没有说出自己的感受。

 

苦难的日子,落魄的日子,熬一熬都是可以接受的。可是被歧视的日子,被轻视的日子,不被认可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不论过得多久,谁也不会习惯的。

 

要不然,为什么佩德罗一成年就要忙不迭地离开西班牙,跑到葡萄牙去,躲得弟弟远远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两个月。入秋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费里西安诺出车祸了。

 

他当然没有死,也没有落下什么终身残疾,仅仅只是被撞得骨裂了。仅此而已。然而这件事却使得罗穆卢斯大骇。他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德国去,处理孙子的事情。由于费里西安诺的自理能力恐怕比罗维诺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糟。所以罗穆卢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搬到德国去,与费里西安诺同住。

 

这个决定几乎是一夜间完成的,安东尼奥和罗维诺还没有消化来信到底要讲述什么个意思,罗穆卢斯就已经火急火燎的从一个目的地赶往另一个。前脚邮递员刚刚送来了寄来的信件,后脚罗穆卢斯就赶回了家里。

其实他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干的,无非是嘱咐一下罗维诺。罗穆卢斯把费里西安诺房间里的所有重要的东西以及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都连夜打包,捆了足足三个行李箱。然后他把这座房子留给罗维诺。紧接着,他就坐了第二天一大早的马车离开这个城市。安东尼奥劝他其实不用那么急切的,但是罗穆卢斯说在那里约了人要看租的房子。安东尼奥只能无奈的耸肩。

 

于是现在的情况清晰明了。安东尼奥才刚刚和这爷孙三人过了一年多的生活,他还没来得及习惯下来,这样的生活格局就又一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现在,费里西安诺和罗穆卢斯都已经离开了,这所房子是罗维诺的。这是一个令人感到何其好笑的局面。

 

这对于安东尼奥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这段时间以来,他无时无刻不想和罗维诺独处一段时间——倒不是出于什么污浊的想法,只是他太想念,太想念这个Omega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他想,自己大概是真的坠入爱河了。不然的话,他又为何会对罗维诺产生如此的想念,以至于这个人其实一直无时无刻在他身边,可他非但感觉不够,而且还渴望更多。

但是就当他欣喜万分的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行动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具体怎么办。这很令他苦恼。尽管他也没有想过要对罗维诺做什么事情——据罗穆卢斯说,小家伙的第一次发情期还没有到呢。

安东尼奥确定了自己的目标,是要增加罗维诺对自己的好感。当然他不会刻意的去讨好罗维诺,博得罗维诺的欢心。他明白,这个Omega其实不傻,谁在阿谀奉承他,他一眼就能识破——尽管在现实生活中似乎并不会有什么人去阿谀奉承他。不过罗维诺足够聪明——哦,不,——不如说——是足够敏感。

所以安东尼奥还是一如既往的教给罗维诺一些写作知识和技巧,同时罗维诺也在做相应的练习。尽管罗维诺有时候写的一些东西并不愿意给他看见,安东尼奥也不在意。他希望能够给予这个Omega尽量多的隐私,使他好感觉不到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这样尴尬的身份。他希望罗维诺能够理解他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他们是作为两个同居的独立人存在的,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想法,甚至自己的人生,这些对方都无权去干涉。

但是在给予足够隐私的同时,安东尼奥还想尽可能多的给予罗维诺一些力所能及的关怀。罗维诺太需要这些了,从他的语言阴暗到匮乏正面情感就可以看出来,他在这方面获得的抚慰实在是太少。安东尼奥希望自己能够在罗维诺的灵魂里注入一点正面的东西,一点感性的东西,这样好使他的灵魂没有他原来的那么寒冷和黑暗。

这就好像是在自己培养自己的梦中情人。这听起来有些可笑,然而事实如此。安东尼奥渴望在他与罗维诺的交流中,他能够在这样的摩擦和碰撞里,得到罗维诺身上的不一样的东西。而且事实确实在应证他的想法。他发现罗维诺小小的身躯里,确实隐藏着和年龄不大相符却又大放异彩的东西,每一次深入交流都能给他带来新的惊喜。他暗自庆幸自己发现了一块美丽的玉璞——在此之前,无人问津。

与此同时,安东尼奥的新书即将出版。这一年以来的新生活令他感到尤为的震撼,因此他写下了一系列的东西。由于之前的杂志投稿已经令他在当地小有名气,所以当地的出版社决定为他搞一个小型的记者采访会。安东尼奥决定带着罗维诺一起去。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都认识这个他的“那不勒斯小徒弟”,不但可以给罗维诺在早期带来名声,为以后的作家之路铺上基石,而且可以为他和罗维诺住在一起添加更加合适的理由。

——至于罗维诺是个Omega——谁会在意这些问题。他也有能力把罗维诺假扮成Beta。等他出名了,也把他送到德国一类的地方——他要是觉得遇见弟弟很尴尬,那就去西班牙——去瓦伦西亚,马德里,格拉纳达······随便他,反正凭着xx前总编辑的名号,他有的是方法包装罗维诺。

 

他没有把这样的想法告诉罗维诺,他只是简短的告诉罗维诺,自己将要带他去参加一个小型聚会。令他感到惊异的是罗维诺拒绝。他似乎很害怕也很讨厌社交场合。安东尼奥劝了很多次也没有用。如果说罗维诺不愿意去记者会,那倒还情有可原,也正是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安东尼奥没有告诉他。但是罗维诺的怕生程度已经超过了安东尼奥的想象。

“去吧。不过是个小型聚会而已。”

“可是我也没见你怎么出过门,你怎么认识那么多人的?”罗维诺不咸不淡地问。

这下安东尼奥倒是噎住了,他没有想到罗维诺会那么敏感。不过敏感是好事,一个作家总是需要敏感的——他坚信以后,罗维诺会把自己感官里那些太过于细小的东西摒弃,把那些值得发掘的闪光点放大。

也许到了那个时候,罗维诺也会自己慢慢的察觉到,安东尼奥对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评论
热度(28)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