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无罪挽歌(ABO)[Chap2]

无罪挽歌(Innocent Dirge)

 

 

 

[2]

罗慕卢斯老头对于费里西安诺的喜爱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诚然,任何一个与他接触的人都会感受到这一点,就从他冒着被发现以后可能会坐牢的风险,也要把自己的宝贝孙子送进Beta的学校,就可以看出他把自己的次孙视作珍宝。至于他对于长孙究竟是怎样的态度,就不得而知了。他对罗维诺并不坏,没有虐待他看不起他,也没有逼他做很多的活计,给他吃给她住:他就是不咸不淡的把罗维诺当作一个孩子在养,就如同千千万万对夫妻对待他们的Omega孩子一样。但是和费里西安诺所受到的对比一下,罗维诺确实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以至于当兄弟俩站在一起的时候,谁被偏心谁没有,就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当然,费里西安诺对于自己的哥哥是非常友善的,他很爱自己的哥哥——这点安东尼奥可以看得出来——时常表现出想要亲近他的行为,可是罗维诺不吃他这一套,尽管罗维诺也很爱自己的弟弟,可是他从来不善于表达出来。

 

这天早晨,罗慕卢斯送费里西安诺去市中心的学校上学,然后到公园里和老朋友喝茶聚会聊天直到傍晚(他日日如此)。就在他关上门的时候,他仿佛才看到正在换鞋的罗维诺,于是在门因为惯性而关上的前两秒钟,他才隔着门缝,简单叮嘱了罗维诺两句,让他好好去上学。罗维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表示回应,言行之间并没有表达出情愿的样子。

门关上以后,罗维诺迅速的穿好鞋,跑到窗边看着,确定爷爷和弟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栅栏外。这时他才慢悠悠的晃回沙发上,四仰八叉的斜躺在上面,清晨起床后的倦怠还没有完全消退。他朦朦胧胧的半眯着眼睛,哼着一些断断续续的记不清歌词的曲子。

“你唱歌唱得很好听。”

罗维诺像身下有锥子一样猛地跳了起来,似乎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房子里并不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瞪大眼睛,对倚在厨房门旁的安东尼奥怒目而视。

“我靠,混蛋,你怎么在这里?”

“我本来就一直在这里啊。是你没看到而已。”安东尼奥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怎么还不去上班?”

“我是自由撰稿人啊,我在家里写写东西应该就可以了吧?”

“你——”罗维诺脸上写着惊讶和不悦,“话说——你都那么大年纪了,难道不该去找些Omega和Beta风流快活去吗?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连对象都没有吧。”

“没有。”

“那你应该快点去找一个。”罗维诺命令道。

“好。”安东尼奥笑眯眯的回答。他觉得罗维诺这样底气不足还强词夺理的样子特别可爱。

罗维诺这才像放松了一样。他拾起地上破破烂烂的包,准备出门去。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他还不放心,回头警告安东尼奥:

“不许告诉老头!”

安东尼奥直了直身子。这样一个Omega单独出门去,只怕遇见什么不三不四的流氓,被动手动脚倒也罢,要是对方是个大色狼,那可就不好了——罗维诺好像从没意识到这一点一样,他不耐烦的踢了踢鞋跟,“说话呀。”

“我可以和你一起出去吗?”安东尼奥请求道。

“干嘛?”罗维诺一下子变得警觉起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出去,不放心。要不然,你和我一起留在家里吧。这里有火炉。”

罗维诺原本并不打算同意安东尼奥的建议,但他似乎觉得火炉是个有吸引力的东西。初春的空气,毕竟还有些砭骨呢。于是他折回头去,把书包“啪”的扔在饭桌旁,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沙发上。安东尼奥走进了厨房:“你还要一杯咖啡吗?”

“要。”罗维诺坐起来,去接安东尼奥手里的咖啡。但他突然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斜着眼睛睥睨着安东尼奥,戒备的问:“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

“你应该相信我。不只是这一次,还有以后。如果我真的想要告密,我应该昨天晚上就和你的爷爷说你逃学的事情。”安东尼奥笑了,弯下身揉了揉罗维诺的头发。罗维诺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咪,猛地朝后弹了一下。

“好吧,你这该死的。”他妥协了,“但是如果你让我感觉到老头对我的态度有任何一星半点的改变,你就完蛋了。”

“好。”安东尼奥回答,他突然起了玩心,想要逗弄一下罗维诺,“那——如果我说了,你准备怎么让我完蛋呢?”

罗维诺愣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威胁到底怎么落实。他结结巴巴起来。正好对上安东尼奥带着笑意的眼睛,这使他更加气恼,“那,那我就——把你扔到番茄田里去喂猪,妈的······â€

“可是番茄田里并没有猪。”安东尼奥弯了弯眼角。对方的脸因为委屈和不甘而变得通红。他半跪下身去拥抱这个身高只到他肩头的少年。罗维诺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了下来。安东尼奥可以嗅到对方颈间馨香的肥皂味和发间凉凉的气息,这没有使他想起薄荷,或者想起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相反,这气息带有水果特有的淡淡的芬芳,和罗维诺性格截然不同的芬芳。

一瞬间他突然心疼极了这个孩子。他觉得自己对于之前那个Omega前未婚妻也没有这样的感觉。这不是怜悯,而是实实在在的心疼,为他所遭受的待遇而感到不公和惋惜。

 

一个人生活在他的世界里,所以没有人能感到他的苦楚,只有当你能看到他的悲愤和挣扎时,你才会从心底生长出因他而起的疼痛。

 

 

罗维诺生硬的被拥抱着,他似乎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对待,以至于不知道是否该做出回应。

“放松。罗维诺。放松。”他细声细语的说着,少年凉冰冰的体温透过他自己的体温,传给安东尼奥,最后消融在安东尼奥的身体里。这个动作是温暖的。

 

没过一会儿,他感到一双汗津津的手同样贴在了他的背部。他眨了眨眼,不由得紧了紧手臂。

 

 

就这样,罗维诺每天的生活由户外——各种公园,电影院,街角和破旧的垃圾场角落,转移到了自己的家里。安东尼奥向罗慕卢斯说自己每天都目送着罗维诺去上学,老头对此也深信不疑——因为罗维诺的文化水平在他看来确实在提高——但他不知道那是由于安东尼奥教育所导致的结果。

 

既然不能去上学,那么安东尼奥就愿意在家里教罗维诺一些知识。罗维诺对于这些知识不感兴趣。

“费里西安诺都不用学这个!”罗维诺抗议道。

“可是,难道你不愿意比费里西安诺更优秀吗?”安东尼奥反问。

“不管怎样,老头都不会多看我一眼的。”

“但你不能活在你爷爷的价值观里啊,除了我以外,你需要让更多其他人也喜欢你。”

罗维诺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了。其实安东尼奥心里明白,罗维诺说的有道理,就算罗维诺比费里西安诺懂得再多的东西,罗慕卢斯还是不可能更喜欢他。这是明摆着的。

但是尽管如此,每当他掏出纸和笔的时候,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罗维诺对于文字出自内心的喜爱,这使他感到喜悦。费里西安诺擅长画画,那么罗维诺呢?罗维诺可以擅长写作。然后长大以后,兄弟俩可以一起出版画册,图文并茂的那种。

 

可是令他惊奇的是,罗维诺的文字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带着孩子的稚气和天真。大概是由于长期受到区别对待以及对于这种对待的强烈不满和内心反抗,罗维诺的文字总是带有一种强大的叛逆性和讽刺性。把黑暗写作情之有理,把残忍写作理所当然。在读了罗维诺写的东西以后,安东尼奥不仅是起鸡皮疙瘩,更多的是毛骨悚然。

安东尼奥记得自己读书的时候,会为了自己写出一篇O权主义的文章而洋洋得意。可是那有什么用呢?ABO的性别平等问题已经数千年,无数的思想者都在深思这个问题,可是几千年来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改观。人人都会写这样的文章,说这样的道理,做这样的演讲,在人群之前装的冠冕堂皇,可是然后呢?然后他们就把这些问题都抛置于脑后了。他在遇见罗维诺以前,亦是如此。

安东尼奥记得自己小时候,大概6,7岁的时候,某个著名的,做了很多演讲的O权主义者被爆出不但有一个情妇,还强奸了别的良家少女。可是这样的新闻被爆料了以后,人们都不相信。反而指责那个被强暴的少女胡言乱语,还要把那个自称是他情妇的人揪出来关进牢里。与此同时,这位O权主义者被很多人竭力澄清,根本用不着他自己做出说明。事情发生后一个星期,他去菜市场买菜,一打开家门就见到无数Omega粉丝在街上为他说话。

 

安东尼奥把这个故事告诉罗维诺,罗维诺觉得这很有意思。“我会愿意写写的,我是说,谢谢你的素材。”他这么说。

 

罗维诺不想做O权主义者,与此同时他申明道,他认为那没有必要。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安东尼奥很惊讶。但随后他意识到,罗维诺从来不是个容易义愤填膺的的人,相反,他更擅长做无声的反抗。

 

「于是安东尼奥走出了门。无数为他强奸行为澄清的Omega已经聚在他的家门口发着传单。他为此感到很满意。于是他勾起一个笑容,走到人群边缘处一个身材丰满的年轻Omega身边和她说话。姑娘为她得到偶像的宠幸而兴奋不已。几句简单的挑逗以后,趁着人群不注意,安东尼奥悄无声息的搂住姑娘的腰肢,将她带回了房子里。这又是一条上钩的鱼。」

 

“为什么是我?”安东尼奥放下稿子,惊奇地问。

“因为我想写你。”罗维诺回答道。恶作剧成功的喜悦像小星星,在他的眼睛里一眨一眨的,“是你告诉我,小说的主人公可以随便取名。”

“不过,我倒觉得你这种设想很有意思。”安东尼奥笑了,他拿起罗维诺的另一份稿子,“我再看看这个。”

“你就在这看吧。”罗维诺说着,他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走出了房间。

 

 

 

「克拉丽丝的痛叫声愈发的尖利,她身边的人都感到耳膜隐隐的刺痛。无人敢走进她。就在这时她的父亲站不住了,他大步的走上前,抓起桌上的毛巾,用力地堵住了女儿的嘴。克拉丽丝的丈夫立即走上前去,用力扒开妻子的私处,将卡在里面的难产婴儿拉了出来。孩子是个Alpha。于是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这两个男人怀抱着婴儿,像凯旋的战士,在护士和医生的簇拥下昂首挺胸的走出了病房。

“请问孩子的母亲是?”登记处的护士问道。

“我好像不记得她的名字了。”孩子的外公回答,“是······å…‹é‡Œæ–¯è’‚?”

“母亲?!”孩子的父亲震惊的问,“他不是Alpha吗?他还有母亲?!?!”」

 

这是罗维诺新写的小说的最后一页纸。安东尼奥面无表情的读完了它。当他把那一小叠手稿整理好以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自己的感情需要足够强大的心理,也需要比感情还要强大的心理。

但是这深吸的一口气并没能缓和他的内心。他感觉胸口处很堵,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脏上,把他胸口的血管堵起来了。他走进厨房,拿出最烈的酒狠狠地灌了一口,却感到这口酒也和那些秽物一样,重重的压在他的胸口。

于是他把酒杯顿在桌上,打开了门,到后花园,去找使他如此难受的罪魁祸首。

春夏交接之际的天气正好,微风和鲜花战栗着热吻,树叶和鸟儿则脉脉的诉说着低语。此时的罗维诺正躺在花园树间的吊床上。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中袖衬衫,双手枕在脑后,安东尼奥发誓他可以看到对方小臂皮下的血管在阳光的挑逗下愉悦的流淌,勒紧的中裤腰带则显现出他身材偏瘦,双腿随意的交叉着。就是这么一个甚至可以说漂亮到极致的Omega,写出那么骇人的文字。

荒谬,可笑,灵异,怪诞,滑稽,寒心······å®‰ä¸œå°¼å¥¥ä¸èƒ½å½¢å®¹å‡ºç½—维诺文字的特点。不能琢磨出这个此时躺在明媚的天地之间的Omega心里在想着什么,或者说,那小巧灵敏的身体里究竟隐藏了怎样令人发指的感官。

这一切都是才华。

这样的想法让人口干舌燥。安东尼奥走上前去,蹲在罗维诺身边,摇了摇手里的稿子:“全部都是你一个人写的?”

罗维诺这才微微撑开半阖着的眼帘,懒懒道,“是啊。”

“写的不错。”安东尼奥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老子写的会很烂吗?”罗维诺不满的问。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的思想已经远远超出了你的年龄。”

罗维诺不屑的切了一声。但是从声音里还是可以听出他很得意。他翻了个身和安东尼奥平视,安东尼奥可以看见罗维诺的睫毛泛着金色的光彩。鬼使神差的,他吻上了罗维诺的眼睛。

罗维诺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和那天拥抱时同样的僵硬。他闭上他的双眼,感受到安东尼奥唇覆在他的右眼上,干燥而炽热的触感使他不自觉的搂住了安东尼奥的脖子,而对方搂紧了他的腰,手指若有若无的从罗维诺衬衫与裤子间隙间的肌肤上摩擦而过。

“你这是在干什么?”罗维诺问道。

“小奖励。”安东尼奥回答。他打了一个横抱,将罗维诺抱起来,并在他的抗议和挣扎中将他抱回屋子里,“你再这样躺在外面无所事事,被你爷爷看到了可就不好了。”

“切。”罗维诺嘘了一声,“记得把小说藏起来,别让老头看见。”

“为什么?我还想给他看。我觉得你写得很好。”

罗维诺犹豫了一下。

“我觉得······è¿™ä¸ªæ•…事写的就是我自己。”

安东尼奥怔住了。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定定的看着罗维诺。对方又阖上眼睛开始打盹,也或者只是单纯的不想说话。于是安东尼奥不打扰他,退出了房间,轻轻的带上了门。

 

 

 

评论
热度(27)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