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亲子分】逐爱者(ABO)(上)


逐爱者(ABO)

文/纸风

我,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一个爱你的追求者,一个将你娶入家门的人,你的丈夫,在这里诚挚的恳求你,恳求你离开我。

(上)

罗维诺刚来到费尔南德斯家的大宅里的时候表情是冷漠的。他没有思考过自己来这里以后该怎么样,或是应该做什么。

毕竟在他来之前的那十八年里,他就负责坐在家里会客厅的皮沙发上,听着弟弟费里西安诺的源源不断的追求者的赞美之词。做挑选弟弟未来伴侣的另一个评委。还有一个评委,是他和费里西安诺的爷爷罗慕卢斯。

“你觉得他怎么样?”罗慕卢斯问道。

“不怎么样。”罗维诺哼哼。

和这座城里远近闻名的Omega费里西安诺相比,罗维诺收到的关注就小的多的多,以至于很多人在拜访费里西安诺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他还有个哥哥。甚至有那么两三次,那些求婚者弄混了长相相似的双胞胎,直接就对着罗维诺单膝下跪,说起求婚的话语。吓得罗维诺差点没摔倒在门廊上。

所以,当十八年来,罗维诺的唯一一个追求者走进瓦尔加斯家的宅邸时,罗慕卢斯当即就定下了罗维诺的终身大事。

罗维诺至今仍然很清楚那时候的模样。当听闻这城里赫赫有名的费尔南德斯家族要来拜访的时候,罗慕卢斯都难得的穿上了正装。他看着那个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礼节性的笑了笑,就像无数个之前坐在这里的人一样。然后他说:

“我此次来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贵宅的长孙 罗维诺·瓦尔加斯……”

那一刻罗维诺原本眯着的眼睛睁得很大,原本瘫在沙发上的身体也坐直起来了。他莫名其妙的盯着费尔南德斯,甚至忘了去注意爷爷的反应。费尔南德斯对他微笑了一下,挑了挑眉。罗维诺下意识的白了他一眼,却看到对方脸上的笑意更盛。他红了脸,暗自咒骂着,低下了头。却感到对方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曾离开。

而一旁的罗慕卢斯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说……”

“罗维诺。”费尔南德斯答道。那脆生生毫不犹豫的声音让罗维诺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怎么?他在哪里见过这个混蛋吗?他怎么不记得?罗维诺·瓦尔加斯能够记得每一张他认为欠揍的脸,而这张明显应该排在首位的,他却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

罗维诺能感到沙发旁的另一具身体在抖。他还没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爷爷,罗慕卢斯就猛地站起身来,一边把他拽了起来。

“快去告诉费里!快去!”

罗维诺感到背上被拍了一把。他根本不想告诉费里西安诺这件事——一点也不想。有人向我求婚了,是城里赫赫有名的费尔南德斯公爵。这种话说出来多么令人害臊啊!他立在原地不能动弹。但是听到动静的费里西安诺已经“咚咚咚”的跑下了楼梯。

于是 大名鼎鼎的公爵单膝下跪,向自己哥哥求婚的景象,是费里西安诺此时唯一的目力所及。

他甚至忽略了一旁几乎老泪纵横的爷爷。

罗维诺不太愿意去回忆这件事。因为那是他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在这尴尬后令他感到恐惧。因为他知道,虽然不知道费尔南德斯为什么会来,但是如果错过了他,大概就不会有第二个人再来找到他了。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就算他愿意放弃,罗慕卢斯也绝不会同意。也就是说,他面前除了答应,别无选择。何况瓦尔加斯家不是什么世代大家,没有什么财产,如果想要有朝一日费里西安诺结婚时婚礼办的体面一点,可能还得靠费尔南德斯家财力的帮助。

可是他呢?他对于费尔南德斯这个陌生的姓氏毫不了解。他只知道这是个很大的航海世家,因为没有污名也很友好而为他人所敬仰。可是在这背后呢?这个大家族还有什么城府?他一无所知。作为一个小百姓,他根本无需弄懂这些。但是现在他不但得弄懂,还得卷进去。

更重要,也是罗维诺最不愿面对的是:他根本不爱费尔南德斯。他们毫不了解。在这个男人向他求婚的时候,他连这个男人的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他闭起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尽管罗慕卢斯恨不得第二天就把长孙嫁到费尔南德斯家,但是这是需要过程的。第二天这个消息就飞遍了整个小城。一时城里各种言论顿起。甚至有人说是罗维诺勾引了费尔南德斯然后逼他娶自己,这个言论居然也热极一时。流言在这里生长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你得长一双翅膀才能不被它淹没。[1]

于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罗维诺来到了费尔南德斯的宅邸。这过程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艰难。

新婚的晚上他很想哭。他还记得婚礼上费里西安诺开心的对自己的祝福。然后婚礼结束了,费里西安诺离开,他还留在这府里。

身旁愈加浓郁的Alpha信息素令他感到不安。他知道费尔南德斯正在接近。他坐在那张松软的大床的床沿,闭上了眼睛。

卧室的门打开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听到声音。然后他感觉柔软的床的旁边陷下去一大块。他知道那个人坐在了他的身边。

“罗维诺?”他听见那个人叫他。

“嗯。”他回答道。

他感到有人把温暖的皮大衣盖在他的肩膀上,“你穿的这样少,容易着凉。”

罗维诺淡淡的推开了那件大衣,“谢谢,我不需要。”

“那就赶快睡觉。你这样容易着凉,真的。”那人又重复了一遍。

罗维诺深吸了一口气。他沉默了一秒钟。他知道费尔南德斯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没有反抗的权利。于是下一秒他伸出了双手,他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然后他开始解开自己睡衣的纽扣。

第一颗。

第二颗。

他还在等。等着费尔南德斯什么时候克制不住矜持,扑上来把自己扑倒在床上,来一场从求婚时就渴求的床笫之欢。但是令他惊异的是,当他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费尔南德斯握住了他的手。

费尔南德斯的手是温暖的。

罗维诺不解的睁开眼睛,然后他愣愣的看着安东尼奥立即把皮大衣裹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解开的扣子重新系上。

“你手都那么凉了 还脱。你不怕生病?”费尔南德斯把他摁进被窝里,“睡觉。”

“你……”罗维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男人为什么从来都不按照计划走?他到底想干嘛?!

“你不想做的事,我们就不做。”费尔南德斯笑道。罗维诺感到另一具身体在自己身边躺下。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他们盖的甚至不是同一床被子。

他没有回答。他不太清楚该怎么回答。所以他就睁着眼睛。天鹅绒的紫红色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冬雨。费里西安诺现在怎么样?他现在也睡了吗?老头呢?罗维诺这么想着,他身边传来沉稳的鼾声。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罗维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酸痛。回忆了一番才想起,他们昨晚什么也没有做。费尔南德斯说,自己不想做的时候,他们就不做。所以昨晚费尔南德斯睡着了。然后他也睡着了。

于是他穿上衣服,洗漱完来到饭厅吃饭。费尔南德斯已经坐在那里了。费尔南德斯对面是他的哥哥佩德罗·费尔南德斯,还有佩德罗·费尔南德斯的妻子克里斯蒂娜。于是他向那些人问了好,走到费尔南德斯旁边坐下。

这里的早餐并不是悄无声息的。其他三个人一直在聊天,说着闲话,只是罗维诺没有参与。直到佩德罗和克里斯蒂娜离开,留下他和费尔南德斯坐在餐桌上。

“你要吃那个吗?厨房里还有,我去给你舔……”

“不用了。”罗维诺垂下眼睛,去拉费尔南德斯。

“这个番茄酱你很喜欢啊,你昨晚也吃了很多。”

“不需要,谢谢。”

“还是……”

“我他妈的不需要!”罗维诺一下子站了起来,拍得桌子都在响,“你是聋还是有病!”

费尔南德斯静默了。他盯着罗维诺的眼睛看着,罗维诺也盯着他的眼睛,没有一丝退让。于是他叹了一口气。

“我问你啊,你为什么要向我求婚?我们明明不认识。”罗维诺气喘吁吁的问道,“你是不是想以我为跳板,搞到费里西安诺?嗯?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心机男,我把你捅死在卧室里,也不会让费里西安诺和你这种人在一起!”

“不是的……”费尔南德斯看上去似乎很震惊,“我,我真的见过你。我见过你三次。你还记得波诺弗瓦和贝什米特来向费里西安诺求婚的时候吗?我陪着他们去的。”

“那才两次。”说真的,那两个家伙罗维诺没什么好感。

“还有贝什米特的弟弟,路德维希。”

“哦。”那个人别提没好感,简直是讨厌。

“对,就是那三次。我看见你斜躺在沙发上的样子,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他真的是个Omega吗?因为你的言行举止和那些Omega真的很不同。你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尤其是在你说话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路德维希来的那次,你不在,我在想你在哪里呢?我晃悠着,晃到了你们家的后花园,我看到你在那里画画,画路德维希,虽然你故意把他画的很丑……咳咳。但我觉得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你的灵魂是一件艺术品,我……”

“别说了,混蛋,闭嘴。”罗维诺听不得别人在他面前说情话,虽然没人和他说过。罗维诺脸皮薄,小姑娘看情书还会脸红呐。

刚来的时候罗维诺很不适应。他想逃避费尔南德斯的爱,因为他觉得那很尴尬。罗慕卢斯也曾玩笑道,罗维诺是最享受不得别人对他好的。因而这次罗维诺也不打算接受费尔南德斯的爱,他从来不善于接受这些。

罗维诺本来还想,自己如果一直冷淡下去,费尔南德斯是不是就会对他失去兴趣。但是时间一长,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费尔南德斯对他太好了。

在他无故发脾气找茬的时候费尔南德斯永远宽容他,他有什么要求,即使是藏在眼睛里,费尔南德斯也能读出来。他给予自己无限制的好。罗维诺不要费尔南德斯碰他,他就真的不碰罗维诺。自从结婚那个晚上,他连一次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唯一的例外是在发情期。那时罗维诺浑身发软瘫在床上的,费尔南德斯请求他的时候他甚至没法回答一句“好”。但即使是这样,对方也是温柔的,整个过程中都是。他没有假借发情期之名占罗维诺的便宜,他永远都是适可而止。他甚至没有标记罗维诺,因为罗维诺说他还没做好准备。

费尔南德斯对他太好了。好到罗维诺觉得自己如果再找什么麻烦不和他好好过日子,就是对他的愧对和亏欠。

于是他不想着找麻烦了。他想自己还是好好的和丈夫过下去。毕竟他再也不可能找到比费尔南德斯对他更好的人了。

他和费尔南德斯结婚的那天是费尔南德斯的生日。直到半年后克里斯蒂娜才告诉他这件事。而那天的婚礼上,罗维诺甚至拒绝和他亲吻。佩德罗对他投来刀刃般的目光时,安东尼奥甚至还在帮他说话……后来实在是迫于满场的宾客的目光,他才和费尔南德斯有了那么一点点嘴唇的相触。仅仅是不想给坐在台下的弟弟和爷爷丢脸而已。


于是,在下一个二月十二日,罗维诺让费尔南德斯标记了他。


[1]选自电影《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

—TBC—

想要小天使一起讨论后面的剧情w虽然有构思但是觉得不够贴切

另外就是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qwq

评论(20)
热度(79)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