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立波】长生诀

第一次尝试立波,文风有屎辣眼睛
死去的群作业

长生诀

“您好,亲爱的罗利纳提斯先生。很抱歉打扰您,将您约到咖啡馆来。可是你也懂得,我们这些做记者的,太喜欢这类题材了。现在不仅得和同行竞争,有时候还得和狗仔队抢业绩和头条。真是麻烦。”

“没关系,这不打扰。你看,我不是来了吗?”

“那真是谢谢您的配合了。您也知道,我这次主要是想要了解关于卢卡谢维奇先生的一些事。您会配合我吧?”

“当然。”

“真是谢谢——我不得不再感谢您一次——我们报纸终于可以登上头条。等拿到奖金,我就可以给我的妻子买一条她喜欢的金项链了——跑题了。那我们开始。”

“好。”

“您肯定知道就在昨天,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先生的去世吧?”

“有所耳闻。”

“有所耳闻?!先生,罗利纳提斯先生!您可不得骗我,您对于这件事肯定是知道的再详尽不过了。”

“好吧。我确实是知道一些。”

“那么,请您详细的讲一下当时的情况——我不是在逼迫您,可是你知道,头条……”

“嗯,你要不要听我讲?”

“当然要的,先生。”

“嗯……我记得。当时我们正坐在湖边。他在五线谱上写着什么,我就在旁边做着我的公司报告。突然他站起身来大喊着「这是不公平的!为什么!人们的感情,生老病死,和这个世界,都要受到彼此的约束和限制!难道就不能彼此放手,相安无事」紧接着他就猛地跳入湖中,像是有准备似的。他水性简直差到爆——于是,就……”

“您没有尝试去救他?”

“没有。我当时光顾着向湖边的人家里跑求救了。”

“那您的举动并不见得很明智。”

“可是我不会游泳,我不想把自己的命也葬送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可错怪您了。然后呢?”

“然后……?我还没有跑到屋子前,他就沉下去了。我又折返回湖边,他已经不见了。水面连气泡都没有——唉!”

“后来呢?”

“后来?一个过路人也目睹了这个情况,他报警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卢卡谢维奇先生死于自杀咯?”

“不错,应该这么理解。”

“好吧,这可真是个悲剧。在他自杀之前,罗利纳提斯先生,他有什么不正常的举措吗?”

“没有。你知道,他从来就不是个正常人。”

“我差点忘了这码子事!伟大的作曲家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一直就是个怪人——真是难为您了。对了,今天上午还有个自称是老贵族的人来到我们报社,说卢卡谢维奇先生是奥地利人。请问是真的吗?”

“不,哈,他是波兰人。”

“这样,那请问您是——”

“立陶宛人。”

“立陶宛?好,好,可以,我知道了。”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其它想问的?有,有,当然有。我想了解一下您和卢卡谢维奇先生之间的事情。毕竟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你是他身边唯一亲近的人了。”

“嗯。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维斯瓦河畔。”

“嗯。当时,你们在干什么呢?”

“当时?当时他站在河边看着风景,我嘛,布拉金斯基先生难得给我放假,我就出去转转。”

“布拉金斯基?那是谁?”

“抱歉,是我的上司。”

“哦,这样。真是冒犯了。听起来,他是个挺严厉的人?”

“确实如此,他对于员工有时候比较苛刻,我们都比较怕他,当然,他并不是坏人。他对自己的姐妹都不错。”

“好吧。第一次见面,你对他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什么感觉。我低着头走路,想着怎么才能让娜塔莎注意到我,然后——”

“等——慢着,先生。抱歉冒犯,可是恕我直言,娜塔莎是谁?”

“哦,他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妹妹。”

“这样——您喜欢她?”

“曾经喜欢。”

“……哦,对,对。您瞧我这榆木脑袋!您后来遇上卢卡谢维奇先生了,然后呢?您说您正在低头走路。”

“对。就在我突然要撞到他的时候,他转过头来看着我。那一瞬间我就陷入他的眼睛里了。比忧郁淡漠的俄罗斯姑娘浅紫色的眼瞳要亮的多——是那种明亮鲜翠的碧色。”

“那么然后呢?”

“然后我和他打招呼。我们就认得了彼此。”

“好吧——这是可以的。看得出来,您并不想暴露太多。好吧,这是可以的——当时,他正在干什么呢?”

“他正在创作他的成名曲《维斯瓦的狂想曲》。我不懂音乐,不能帮上什么忙。”

“天哪!《维斯瓦的狂想曲》!这真是惊世骇俗的名作,罗利纳提斯先生。您要明白它的含义。”

“我明白,这支曲子对他很重要。为此,他付出了很多。”

“怎么讲?”

“那时候,他吸食大麻。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

“天哪,大麻?1960年波兰的大麻?天哪,这……这肯定会是爆炸性的新闻,上司会提拔我的!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真的。真是……先生,您没有骗我吧?”

“没有。”

“上帝啊——请让我平复一下——哦,天哪!”

“我必须提醒您,记者先生。您的声音在咖啡馆里太大了。”

“我为我的失态感到抱歉……所以,谁向他提供大麻?”

“布拉金斯基先生,我的上司。”

“什么——罗利纳提斯先生,您为毒贩工作?”

“布拉金斯基不是毒贩,他只是为了行业竞争——你明白,要行业竞争需要足够的本钱打广告,拉拢人心什么的。我们在和琼斯集团竞争——你知道琼斯吧?”

“琼斯?让我想想……哦,对,对,瞧我着榆木脑袋。是那个阿尔伯特·琼斯,对吧?这回总没错!”

“不,是阿尔弗雷德·琼斯。”

“阿尔弗雷德……嘿!瞧我这记性!是阿尔弗雷德·琼斯!他的产品印刷量大吗?”

“琼斯集团是快餐业,记者先生。布拉金斯基集团是酒业。”

“哦,对——我就说我记性不好了吗,嘿嘿。咱们跑题了。他吸食大麻,嗯。”

“然后我可以帮他减半价弄到。”

“这真是极好的。他吸食大麻,不会出现异样症状吗?”

“当然会。他有时精神恍惚,以为自己是女人……咱们闭口不谈这些。总而言之,大麻造就了一位传奇艺术家。毕竟他已经死了,不是吗?”

“对,是这样。好吧。我明白了。您能告诉我的只有这些吗?”

“这些足够为你的妻子弄到一条金项链了。”

“对——也是。那么谢谢您,罗利纳提斯先生——啊,这一次,我们报社终于可以打败该死的狗仔队……”

“我得提醒您,记者先生。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有个假扮侍者的狗仔队成员,一直在屏风后偷听——谢谢您的咖啡和邀请。我建议您赶紧就地把您的稿子写好吧。否则,您的妻子就要失去她的首饰了。”

当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打开家门的时候,金发碧眼的波兰青年立即跳到他的面前。

“怎么样?那记者相信了你的话?”

“相信了,亲爱的。”托里斯答道,他反手拉上门,温柔的注视着欢笑的菲利克斯,“他全都信了。”

“你告诉了他什么,你按照我和你说的跟他讲了吗?”

“当然,我告诉他——《维斯瓦的狂想曲》是你写的,你吸食大麻,我把大麻买给你,嗯,还有我和他们说你坠湖自杀。”

“棒极了!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是这样吗?”

“是的。”

“看吧,托里斯,实验成功。”菲利克斯的声音充满了快活,“四十年后,我还可以再死一次……”

END

我大概是想表达什么东西的,但是文力不足,变成了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评论
热度(38)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