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W村奇遇记

逗比说书体(bushi

cp为米英 æ³•åŠ  æ™®æ´ª ç‹¬ä¼Š éœ²ä¸­ äº²å­åˆ†

中秋贺文




01

话说这从前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在这圆圆的地球上,有一个W村。这W村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实在是一个人间胜地。

在村里有一个小酒店,这酒店可神了,是个无人经营的酒店。人们来到酒店,只需要对空气点菜,空气就会把菜端上来,然后人们把钱交给空气,就可以走了。

其实不然,小酒店有个老板马修·å¨å»‰å§†æ–¯ã€‚但因为他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透明,所以人们也看不见他。除了请客吃饭啊,更是真想不起有这么号饭店。马修虽然很无奈,但也没办法。日子就这么过着吧。

 

话说这么一天,一群醉汉从酒店里出来。马修搓搓手,这群醉汉头稀昏的,多给了一千块钱,哈哈。醉汉头头并没有发现。

这不,没走几步路,醉汉头头感觉到不对了。他一摸口袋,发现钱果然少了一千块。他这个气啊,可又想不出来钱在哪里丢了。回头一看,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裸着身子,长头发,还以为是个女的。这些醉汉其实都是流氓,正想上前「哔——」一番消消气,突然发现这人下体的那啥上绑了一支红玫瑰。这醉汉头头想,好你个家伙,居然还是个男的。心里一阵不爽,于是就把那人踹醒。

哪想这裸男醒后,看到流氓头头手里的红酒瓶,立即扑上去抢。流氓头头大惊,以为这是个疯子,丢下酒瓶,哇哇叫着,带领众喽啰跑了。

马修在房子里听到动静,于是走出门来,看到一个裸男在门口肆意畅饮,大惊失色——这不是我才卖出去的酒吗?马修这个吓啊,正想逃跑,突然想到别人看不到自己,于是也就放心了。可是怎想那人喝了酒,却直勾勾的朝着他瞅。马修慌了,只感到一股热流仿佛从下面流出来,差点吓尿。却看那裸男满脸笑容的走来。

裸男介绍道:“哥哥我叫做弗朗西斯·æ³¢è¯ºå¼—瓦,是隔壁村的,隔壁村看我不顺眼,就把我灌醉了扔到这里来。你能收留我吗?”

马修心想话说自己就住在酒店里,多一个帮手也没啥不好,至少大家能看见弗朗西这个活人。于是就同意了。

弗朗西斯这个高兴啊,立即摘下下体的玫瑰花递给马修表示谢意。

马修心里一感动,终于有人能看见我啦,而且还送我花。于是泪流满面的收下了。

两人感慨遇到了知己,内心感慨万分,酒店里的沙发上就是一阵啪啪啪。

 

02

自从弗朗西斯来到店里做厨师兼店员,马修的日子轻松多了,而且生意也日渐红火。马修看着渐渐鼓起来的钱包,心里一拽,也就雇了三个员工。一个端盘子点菜的服务生,叫做伊丽莎白·æµ·å¾·è–‡èŽ‰ï¼Œè¿˜æœ‰ä¸€å¯¹æ‘里的瓦尔加斯双胞胎,做厨师和甜品师,偶尔也上台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

 

话说这天伊丽莎白正在酒店里端盘子,突然,窗外有一只黄色的小鸟飞进来,一下子飞到了伊丽莎白的围裙上。伊丽莎白这个不爽啊,鸟屎都要沾到衣服上了。正要把鸟扔了,突然觉得这小动物好可爱啊,于是就把它留下了。取名为肥啾。

日子久了,伊丽莎白也和肥啾混熟了。每次收盘子的时候,都把肥啾扔到盘子里让它吃残羹剩饭。就在某一天伊丽莎白再次这么做时,突然这肥啾跳到了伊丽莎白肩膀上,然后飞到伊丽莎白眼睛前。伊丽莎白觉得这鸟好可爱啊,于是把鸟举起来,对着鸟轻轻吻了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这肥啾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一银发红瞳的男人。伊丽莎白吓得几乎晕倒,男人却一把揽住她的腰。

伊丽莎白抬头一看,哇塞,这男人长的好帅啊!那男人深情的望着伊丽莎白,说:

“本大爷叫做基尔伯特·è´ä»€ç±³ç‰¹ï¼Œå› ä¸ºå’Œåˆ«äººéª°è¾“了,被变成了一只小鸟。感谢你救了本大爷!以后本大爷随时为你服务,ksesesese!”

这番话说的伊丽莎白内心一阵荡漾,她脑子一热,就和基尔伯特结婚了。

 

03

新婚小夫妻卿卿我我了一阵子,马修觉得该给基尔伯特找个事做,于是基尔伯特做了酒店驻唱歌手,别说,效果还不错,台下的人都热泪盈眶,还有几个因为情绪激烈共鸣而晕倒了。马修非常满意。

基尔伯特在店里住下了以后,自然也和店员有些交道,尤其喜欢瓦尔加斯兄弟里这个弟弟费里西安诺,对他赞不绝口。经常去费里西安诺的厨房串串门,说说话什么的。

“本大爷有个特别好的弟弟,要是能找得到他,肯定把他介绍给你。”基尔伯特信誓旦旦的说。

“那他现在在哪里呢?”费里西安诺好奇的问。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别提啦,和别人骰输了,咱兄弟俩都被变成了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费里西安诺不再多问。只见他和了面粉打鸡蛋,煎了牛排熬酱料,忙的不亦乐乎。就在他拿起一个土豆准备切的时候,突然基尔伯特大喊:“别!”一把夺过费里西安诺的菜刀,扔在地上。这刀duang的一响,碎成八块。

费里西安诺大惊失色。只听见基尔伯特大喝一声:“快亲这块土豆!”

费里西安诺被吓得魂飞魄散,乖乖的拿起了土豆亲了一下。

嗬,还别说。只见这土豆,刚才还是黄黄的一个土疤疤,突然变成了一个金发蓝眼的高大男子,瞩目的大背头格外显眼。费里西安诺不由得看呆了。

“这就是本大爷的弟弟路德维希。”基尔伯特仰天长笑,拍拍费里西安诺肩膀:“咋?帅不?列一个?”

费里西安诺拼命点头。

 

04

话说这费里西安诺谈起恋爱来,菜也不烧了,饭也不做了。马修不爽至极,可是却又无奈。只好另雇一厨师,名为亚瑟·æŸ¯å…‹å…°ï¼Œå¯è°“浓眉大眼,风流倜傥。

不爽的不仅仅是马修。几对恩爱狗天天过着幸福的日子,这可看的费里西安诺的哥哥罗维诺非常不爽了——尤其是自己的弟弟居然和一个土豆在一起了!这是多么让人惊悚的事情!何况,弟弟还总是袒护那个土豆混蛋,胳膊肘往外拐呵!简直令人生厌。

这天啊,罗维诺正在厨房里做事,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骚动。走出去一看,哎哟喂一个不得了。

只见一个青年破门而入,闯了进来。好一个小伙子!眼镜歪歪斜斜的架在耳朵旁,头上一撮鸡冠一样的呆毛,瞪着个大眼睛,可真是威风凛凛!只见这小伙子拍着手喊着:

“好!赢了!赢了!”

众人不明所以,只见他一跃跳到一张桌子上,叉起腰,一脚踏入一锅汤里,溅起一桌油汤。好一个俯视众生!小伙依然喊着:

“好!赢了!我是世界的hero!Nahahahahah!”

众人惊惧不已。只见门内又走入一人。此人银发紫瞳,戴一条厚厚的围巾,活活一个俊小伙,只听他道来:

“哎呀。今天阿尔君和露西亚打架,约好了三局两胜。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君只赢了第一局,就高兴的大笑起来,变成了这个疯样。露西亚也没有办法呢。”

众人皆急,望着阿尔干瞪眼。马修更是要哭出来了,这阿尔其实是他的表弟阿尔弗雷德:“怎么办?我的酒店!你们快救救阿尔!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我明白了。这阿尔乃是赢了一局,大喜过望,牵动了痰,卡在胸口,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一个人上去打他一巴掌,说,是伊万让你的,你并不曾赢。他这么一吓,把痰吐出来,就好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在人群里搜寻一番找到了亚瑟,后者正端着一盘刚烤好的司康饼,举着锅铲。大家都哄着,要亚瑟去干这事。

亚瑟面露难色:“我要是打伤了阿尔,他表哥必然要把我解雇了。还是换个人来。”

马修道:“只要不伤了阿尔便可。柯克兰先生请便。”

于是被众人局不过,亚瑟只好连喝十杯茶壮胆。此时那阿尔已经跳下了桌子,拍手笑道,“赢了!赢了!”

亚瑟上前,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道:“你这BAKA,你赢了甚么!你并不是什么世界的英雄!”说着一巴掌掴过去。吓得手都在瑟瑟发抖,刚才喝的茶仿佛也要尿出来了。

好在阿尔弗雷德这么一搞,便也晕倒了。众人用凉水泼他,亚瑟又往阿尔弗雷德嘴里塞了一个司康饼。阿尔弗雷德连忙干呕,这么一呕,嗓子里的痰就咳出来了。

众人拍掌而贺。阿尔不明所以坐起身来,问道,“发生了什么?”

人们道,“适才你被迷了心窍,亏好有柯克兰先生救你。”

阿尔便起身来,郑重的跪在亚瑟面前,“本Hero必然是被那魔法熊迷了心窍!多谢你救我。hero喜欢你很久了,请和我在一起吧!”

人群中响起响亮的喝彩声。这亚瑟正摸不着头脑,突然那银发青年伊万也走上前来,问道:“刚才是谁出的好主意?”

人们都说:“是王先生。王耀先生博学多识,常常解决这类谜题。”

这王耀也是奇特非凡,据说是个活了几千岁的人。却依然头发长而乌黑,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活脱脱一张娃娃脸。

于是伊万便走到王耀面前,执起他的手:“小耀,刚才万尼亚对你的聪明机智,真是一见钟情。请你也和我在一起吧!”

人群中传来起哄的声音。王耀和亚瑟对视了几眼。觉得如果不答应,今天大概是走不掉了。于是两人答应了各自的求婚。

伊万和阿尔大喜过望,当场舞起水管手枪,互相助兴。

这弗朗西斯见到众人哄闹,一声不响的去厨房做春//药去了,准备给大家一个惊喜。哪里想到一进厨房,便看到——

 

05

话说这疯阿尔弗雷德来到店里的时候,罗维诺看着觉得无趣而嘈杂,便回到厨房做甜点去了。哪想做到一半,突然感到有温度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软绵绵的热气呼到自己的脖子上,不由得大惊失色,手里的酱油泼了半瓶。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活生生的人正在自己背后,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罗维诺放声尖叫,哪想此时阿尔弗雷德刚刚苏醒,门外人声鼎沸,罗维诺的求救就湮没在这声音里了。

于是罗维诺只好强行装逼,淡淡道:“你是谁啊。”

“俺是安东尼奥。侬是谁。”那人弯了弯眼,那一瞬间罗维诺觉得他浓重的方言口音和外表搭配起来居然特别可爱。

但是不行,必须作出高冷的样子。于是罗维诺瞟了一眼安东尼奥,淡淡又道,“说人话。”

“侬咋酱,俺这说的便是人话。”

“叫你说普通话。”

安东尼奥这才说:“我是安东尼奥·è´¹å°”南德斯·å¡é‡ŒåŸƒå¤šï¼Œæ˜¯ä¸€ä¸ªå¸è¡€é¬¼ã€‚”

吸血鬼……罗维诺撇嘴,呵,这骗人的吗,忒好笑了!可是转念一笑,又有那么一丢丢怂意泛上心头。不由得正色道:“你要怎么样,快说。”

“我想喝血。”安东尼奥诚实的说。

罗维诺这个肝胆俱裂啊。赶紧拿出亚瑟原本做死扛饼要用的猪血给安东尼奥先喝了。安东尼奥喝了一碗,又喝了一碗,这才心满意足的抹抹嘴,对罗维诺帅气一笑。

这一笑可不得了。罗维诺只觉得电流“呲啦——”一声从心脏划过,被帅到了心坎儿里。此时门外正欢庆两对情侣,罗维诺脑子一热,拉住安东尼奥的手:“喂,那个,我们——”

“约炮吧!”安东尼奥深情的说。

话音刚落,安东尼奥就把罗维诺按到墙上,一阵狂吻。

恰巧此时弗朗西斯进来,打算熬一锅春药,刚刚从院子里摘来的金合欢还新鲜。一抬头,发现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把罗维诺按在墙上接吻。

哟,罗维诺谈恋爱了?看不出来乜!

于是弗朗西斯匆匆丢了金合欢上前去,善意的拍拍安东尼奥的肩膀,“兄弟,你舌头放错地方了,应该再深入一点……罗维你的迎接方式不对……”

这下可惹恼了罗维诺。罗维诺举起菜刀就向弗朗西斯砍去,哪里想到一个不小心划破了手。安东尼奥心里一疼,立即抓住罗维诺受伤的手指吸了一口。

罗维诺就这样成了吸血鬼。

“我操你妈妈的!”罗维诺愤怒的喊道。

就在安东尼奥准备辩解的时候,两对新人破门儿而入。原来是来厨房找酒喝的。

“以后有了我,请不要再手鲁了,伊万。”

“我知道。强撸灰飞烟灭,阿鲁便是小耀。”伊万深情的说。

“来,阿尔,尝尝我做的司康饼。”亚瑟拉着阿尔弗雷德,在厨房里找了一圈。

“咦?我的猪血呢?我的死扛可是要浇了猪血才好吃的!我的猪血呢?!”

“我喝掉了。”安东尼奥诚实的说。

亚瑟这个怒啊,气的眉毛都掉了。亚必抡起一巴掌,把安东尼奥打飞了出去。

 

话说这安东尼奥飞出去以后,落在一块地里。他感觉自己压扁了什么东西,有液体沾到自己手上。借着月光一看,是红色的。一舔,不是血,但是是甜甜的,比血好吃多了。他便低头一看,所有这种液体都来自一种圆圆的果实。

于是安东尼奥心里那个喜啊。他坐在不知是谁的地里,吃了一个又一个,还拉前来找他的罗维诺同吃。

两个吸血鬼吃的那个不亦乐乎啊。

从此,世界上的吸血鬼都吃番茄。世上再无吸血鬼。

 

 

 

 

fin


评论(25)
热度(94)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