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亲子分】梦

摸鱼计划x



你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你眯起眼睛,以抵挡窗外对你来说还过于刺目的阳光,尽管他们柔和而安详。房间里的空调呼呼作响,你一个人躺在柔软的丝绒大床上,身体形成一个“大”字形。你卷了卷被子,把其中一角抱在胸前,翻了一个身,又沉沉睡去。

没人知道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梦境是什么样的,你大概自己也不清楚。因为在醒来以后,你就把它全部丢到脑后去了。或许有的时候你还会想起来的——在你某天醒来的时候,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曾经做过的梦。但你不知道它们是否是完全相同,也不会知道它们是否有哪些细节并不相同。

你的世界里有一个织梦者,他负责每天,把你带入到更美好的生活里去。

你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那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他嘴里哼着一支不知道是什么的曲子——管它是什么,只要好听就可以了,歌声伴着雾气,还有饭菜熟美的甜香,一起在厨房的天花板下飞舞。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几乎每个周末,你都能看到这幅景象。这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直到有一天,你开始厌倦。

 

你从来不是一个理智的人,一整个你,大概有半个装的都是任性。就在那一刻你突然很想逃,逃离这个无趣而又乏味的生活,逃离每天清晨都看到一样的画面,逃离这个在你生活里昼夜不停息出现的人。

 

你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走的。

 

你换上了普通的白衬衫,然后在口袋里放了一些钱物,连字条也没有留下一张,就离开了这个地方。临走的时候你把关门的声音弄的很轻,生怕他会追出来。你往门外走了几步,拦下了一辆计程车。

 

开车的是一个金发男子,你猜他是个法国人。你坐进他的车,他优雅的碾了手里的烟卷,吹了一声轻浮的口哨。

“到哪里去,亲爱的?”

“不知道。”你这样木木的回答道。除了离开,你大概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天哪,哥哥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回答。你得告诉我,你要到哪里去。随便说一个地方也行。”

“如果你不载我,你会到哪里去?”你突然这样反问。

“那我就回到我父母的家,那个小村庄,大概有六个小时车程。”

“哦,那你就把我带到你父母家所在的那个小村庄,旁边的村落也行。”

年轻的法国人惊讶的挑眉:“哦?你是一个有趣的人。”

你不说话,懒得搭理他。

 

半路上,你的手机突然响了。你打开一看,是他打来的电话——他大概发现你不见了。你拆开手机,拔出电池,那响铃和震动就消失了。接着你随手拔出手机卡,打开车窗,将它随意的丢出车外。它或许掉到哪个臭水沟里,成为城市垃圾的一部分,或许掉到小溪,成为鱼儿的玩具,或许被某个有心人捡到,装进他自己的手机里,那个人就会看到你和他之间,那些亲密甚至有些暧昧的短信。

但你不想管这些。

 

法国人从前座看到了你做的这些事。他似乎想问。但是前半个音节被他卡在了喉咙里,他没有说话。

 

司机将你在邻村放了下来。你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他。他说不用,反正我也要到这里来,你就当搭了个顺风车。

你说,倒还没有看出来你挺热情。

他笑,说,都说西班牙是热情的国度,可是人们从不关注到法国。两个近邻,总不会差太多的。既无热情,何生浪漫。

 

你觉得他说的有理,但也没搭他的话,你甚至忘了和他道别。你没有吃午饭,现在已经是下午的光景了。

 

你就朝着小村旁边的平路走去。这时候该睡午觉了,热辣辣的阳光下,空气里仿佛有细小的颗粒在飞扬,一切恍惚而不真实。你就拖着倦意慢慢的走着。直到草地的尽头出现了一片河流。

 

 

这个场景刺激到了你的视觉感官。你突然觉得,这好像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就做过的一个梦了。现在梦境突然在你眼前回放,让你忍不住把它再细细回味一遍。

 

你终于都想起来了。

 

 

 

几年前,也是一个同样的清晨,当你起床的时候,弟弟已经在厨房里做饭了。他哼着一支被所有人所熟知的意大利民谣,香气,雾气,歌声,在厨房里回荡。望着弟弟开心的面容,你突然反常的感觉到很厌倦。弟弟能从每天的生活里收获乐趣,而你总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倦怠和无趣。不知道为什么。你开始厌倦这种生活。

于是你偷偷的离开了家,只带了几件衬衫和一点钱物,扎在塑料袋里。你关门的声音很轻,弟弟并没有发现。留在桌子上的纸条被风一吹,就落到了地板上。

 

出了门,你也是随便叫了一辆计程车。计程车主说他要去码头接他的妻子,你就随他去了码头。在码头,你随便拦住了一个小伙,问他要去哪里。小伙子说,他要去西班牙见他的未婚妻。于是你就也买了一张去西班牙的船票。

整个过程很乱。你把手机扔到了海里。以为自己就可以没有牵挂了。

 

下了码头,你随便上了一辆大巴。大巴是开往一个小镇的。你就迷迷糊糊的坐到了终点站。到了小镇,你下车,随着人流走了一阵。终于,身边没有什么人了。当与你同行的最后一个人钻进了旁边一个还不算破旧的小屋,你就终于孑然一人。

 

你大概不喜欢随波逐流的感觉,但你也绝不会习惯孤身一人。尽管你平时和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站在喧嚣嘈杂的人群里,总归会是安心的,因为这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你的身旁,哪怕你不在其中。

 

你开始漫无目的的慢慢走着,走到你自己都疲倦,不知道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更长久的时间。终于你走到了一个草场的尽头,那是一条河流。河流旁边坐着一个人。你可以看到他被夏日艳阳照射的略显模糊的背影。他穿一件短袖衬衫,双手双脚泡在河流里,静静的想着心事。

这个时候你突然觉得心放下来了,于是你决定问路,好歹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也好。你大概可以找一个小旅店落脚,然后再慢慢重新联系你的弟弟。

“嗨。”你说,久未使用的喉咙有些发紧,带出一片沙哑的问候。

“嗨!”他回过头来看着你,并没有因为是陌生人而警惕,“一起来坐坐吗?”

“不了,谢谢。”你有些生硬的说,“我想知道这是哪里?”

 

“这是河边。”那人回答。你感觉他是在作弄你,事实不是的。

“很快我就要走了,我会带你一起走的。你也来坐一坐,不好吗?”他问。

 

于是你被迫接受了这个邀请。这条河流简直清凉的要命,远处似乎还有薄荷的清香。长期赶路使你感到疲倦,于是你把四肢都浸入了河水里,双手捧起水,狠狠地往脸上泼了一把。你甚至有种冲动跳下河去,就在河底的石头上,摔得粉身碎骨。

 

“为什么不在这里洗个澡呢?你看起来很疲倦。”那人建议到。

“······”你没有说话。你突然觉得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洗澡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你犹豫了一下。

“嗯?”

“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那个人歪这头看了你几秒钟,突然他的脸上绽放出笑意。他注视着你,使你感到不自在。

“你真可爱。”

被用这样的词语形容使你感到厌恶,你抬起头来质问到:“你在这里干嘛?”

 

“来帮哥哥抓鳕鱼。”

“哦。”

 

你漫不经心的回答道,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下一秒,你们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那种东西······河里根本没有吧。你下次能不能开一个高级一点的玩笑。”

“不能。”他说,“我觉得在你面前连谎话都编不完整了,因为你看上去太纯真。”

 

你已经不想再去纠正这个人的用词。你们在河边一起坐了一会儿,然后,他把你带回了家。

 

 

 

现在,你又一次站在了河边,尽管那不是同一条河。你突然悲哀的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在河边遇到这样一个人了。又或许你应该自己坐下来,等待又一个这样的人的出现。

 

天色暗了,你突然感觉到很落寞,觉得自己上午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如果你当时没有任性离开,或许现在你正从午睡里朦胧的醒来,品尝着他做的小点心。也就是在这时,突然的,你和他的一幕幕就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怎样在清晨的睡眼惺忪之间分享一个早安吻,怎样在小路上吹着清风的时候手拉着手,怎样恶作剧的往对方脸上涂番茄酱,怎样在如天鹅绒般华丽典雅的夜幕下品味着床上的旖旎风情。

够了。你想。你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一瞬间的。

你躺在草地上,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黎明。天边刚刚破晓,赤橙色的太阳刚刚展露头角。你突然感觉到不对,猛地坐起身来。

你在车里。

 

开车的人仿佛察觉到你醒了,回过头来,温柔的笑着看着你。

 

“你!你怎么······”

“我总会知道你在哪里的。”好像知道了你的问题似的,他答道。

 

你不说话,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他从后视镜里仔细的凝视你的眉眼。突然猛地停车。

 

“干什么?”

“早安吻。”他笑着说。

 

透过天边的云彩,他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明澈,宛若晨曦。

END

评论(8)
热度(33)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