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亲子分】罗曼史

练笔计划x

脑洞来自皮特·哈米尔的《回家》(是个很有名的阅读理解……我在中指上做到的)

亲分 x 子分娘

独 x 伊娘


罗曼史

文/Stey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意大利找到一份工作。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我决定先在意大利做一次长途旅行。在威尼斯,我曾听过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它也许是由一个目击者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妻子又告诉了自己的朋友,朋友又告诉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兄弟姐妹们又告诉了自己的恋人,恋人们商量着结婚后,也要给孩子讲这个故事……总之,这个故事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流传,我也听过许多不同的版本。但唯一的一次完整版,是船夫的妻子爱丽丝告诉我的。


“距离上岸还要有一会儿,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爱丽丝笑着倚在了船头 。我规规矩矩的坐在她对面。她的丈夫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投向远方。

“故事的开头,从一个叫查瑞拉·瓦尔加斯的姑娘说起。”


查瑞拉·瓦尔加斯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姑娘,多才多艺,她做的一手好菜,唱歌也好听,还会一点画画。但最致命的一点就是,这个姑娘让人觉得很冷漠,经常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别人。

这一点让查瑞拉的小妹妹很伤脑筋。她直到查瑞拉是很爱护自己的,但是姐姐总是用嘲讽的语气对“笨蛋妹妹”说话,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高中的时候,小妹妹有了男朋友。那个男朋友对她特别好。小妹妹以为自己可以和他过一辈子了。然而时光飞逝,男朋友要到国外了。他赶到教室来道别。当时正在打扫卫生,可怜的小妹妹只能送给男友一个地板刷……


“我诚心的提醒你,请不要再提起路弗斯了。”爱丽丝的丈夫插话说。他天蓝色的眼睛里藏着一丝愠怒。

“啊,每次你都这样,我都说了,我早就已经找不到他了。”爱丽丝也不高兴的说。

我连忙打圆场:“那么,然后呢?”

爱丽丝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下去了。


然而等到小妹妹和姐姐哭诉的时候,查瑞拉只是淡淡的说:“那只说明你们不配。”

小妹妹哭的更伤心了。她找到爷爷,说了这件事。

“查瑞拉她根本不懂我,因为她根本没有经历过这些。”小妹妹哭着说,“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会看上任何一个男人。”

“毋庸置疑,你是个开朗的姑娘,你会很快好起来的。”爷爷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但是查瑞拉和你不一样。她的爱情会比你坎坷。以她的性格,她或许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但是只要她爱上了,她就永远不会放手。”

“会有那样的人吗?”小妹妹擦了擦眼睛,说。

“会有的,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出现的时候。”爷爷说,“查瑞拉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我倒是很想见见那个小伙子。”


后来,爱丽丝果然遇到了她一辈子的男人。那个男人对她很好,为她做一切能够做的事。爱丽丝再一次坠入了爱河。她和那个男人去电影院,吃饭,旅行……有时甚至把他带到家里约会。有一次他们在沙发上接吻的时候,查瑞拉正好推门进来,于是从此,她就对妹妹的男朋友产生了偏见,还管他叫“洋芋蛋子”“土豆混蛋”。可是妹妹管不了那么多,她想要和这个男人结婚。


“行了,爱丽丝,把这段跳过去。”船夫说,他的脸红了,但是他看着爱丽丝的眼睛依旧深情。

“好吧。”爱丽丝说道,“那么继续。”


妹妹的男朋友有一个哥哥,哥哥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玩。不过查瑞拉不知道,她从来不掺和这些事。所以有一天,当男友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们和她聊天的时候,查瑞拉突然出现了。她大概以为这些人是要搭讪自己的妹妹。

“你们是哪里来的家伙?”查瑞拉走上前去,她头上一缕不听话的呆毛晃来晃去,“都给我走开,我妹妹已经和一个混蛋在一起了!”

妹妹连忙出来打圆场,好言好语,才把姐姐哄走了。


那些朋友里有一个西班牙人,叫做安东尼奥。他当时没有说话。但事后,他把妹妹约到了咖啡馆,向她打听查瑞拉的情况。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做我的姐夫吗?”妹妹笑着说,她用茶匙将杯里的咖啡打了个旋。

“上帝,我简直不敢想象。”安东尼奥说,“我对她一见钟情。”


于是安东尼奥开始追求查瑞拉。在一次舞会上,他来到查瑞拉面前,请她跳舞。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查瑞拉说,“你来搭讪我妹妹,又跑来和我说话。你这人是有多花心。”

“西班牙男人大多都很花心。”安东尼奥说,“但我只钟情于你一个人。”

“你想死吗?快滚。”

“不,在我滚之前,我想知道,我是否有荣幸,让你在我的领口留一个口红印?”

“不行。但是我可以考虑在你脸上留一个巴掌印。”

“那也是我的荣幸。请吧。”

查瑞拉大概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样回答她。她想伸出手,但是她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可以请你跳舞吗?”安东尼奥问。

“不可以。”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安东尼奥。”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舞?”

“我不想和你跳舞。”

“哦,你跳起舞来一定很漂亮。”

“我已经说了,我不想和你跳舞,走开!”

“嗯,你想怎么跳呢?要不然你跳男步我跳女步吧,我学过一点。”

查瑞拉考虑了一下,她似乎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好吧,可以试一试。”

于是安东尼奥笑了:“真的吗?太好了!”

他拉着查瑞拉去跳了一支舞,没人跳的像他们那样糟糕,但也没有人像他们那样快乐。他们大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们蹲在地上,用两支吸管喝着一杯不知道是谁递过来的果汁。石榴和葡萄的颜色加深了她的唇彩,让她看起来妖艳而不真实。

“我想我有点喜欢你了。”查瑞拉说,“不过我没有爱上你,你别想多。”

“我当然没有想多。”安东尼奥说,“现在,你可以在我的领口上留下一个口红印吗?”

“不可以。”查瑞拉说,她扳过安东尼奥的脸颊,“但是可以在这里留一个。”

于是查瑞拉在安东尼奥的侧脸上留了一个唇印。


这是他们第一次交流。查瑞拉对安东尼奥似乎有些好感。她没有拒绝安东尼奥的几次邀请,并且又在下一次舞会上和他跳了一支舞。

“你喜欢安东尼奥吗?”她的小妹妹问她。

“不。”查瑞拉回答道。

“可你……”

“别说了。那个土豆混蛋在对面,你不去找他吗。”


至于后来他们又发生了什么,就只有安东尼奥和查瑞拉两个人知道了。小妹妹也曾疑惑的去问爷爷。

“爷爷,你说,他们两个会在一起吗?”

“安东尼奥是个好小伙。”爷爷只是这样回答道。


没有人知道安东尼奥对查瑞拉说了怎样的情话,或者施于了怎样的关怀。但不管怎么样,查瑞拉爱上安东尼奥了。有一天回家后,小妹妹发现姐姐趴在沙发上哭泣。

“怎么了?查瑞拉。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哪里都不舒服。”

“你和谁吵架了吗?”

“没有。”

“你丢了什么东西吗?”

“嗯。”

“那是什么?”

“心。”查瑞拉哽咽着说,“我……我把他……丢在安东尼奥那里了。”

小妹妹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姐姐。爷爷说过,查瑞拉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她以为姐姐至少要到三十岁,四十岁,才会遇到那个人呢。


但不管怎么样,查瑞拉和安东尼奥就在一起了。他们顺应的如此自然,以至于两年后他们就结了婚。至于谈恋爱时的那些细节,旁人也就不知道了。


爷爷说过查瑞拉的爱情会比小妹妹坎坷,可是小妹妹没有看出来这一点。他们去了一次长达三个月的蜜月旅行,然后每周仍然会一起去公园,电影院,餐厅,约会从不间断。目睹着这样浪漫的生活,小妹妹大概考虑着要和男朋友结婚了。他们领了证明,还没有筹办婚礼,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事情经过非常简单。安东尼奥和朋友们去酒吧,带着查瑞拉一起。查瑞拉在酒吧遇见几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其中两个拉住了她的手,还有一个就要强吻她。查瑞拉是个能打的姑娘,她把那群人赶走,弄出了很大的动静。那几个人却叫来了帮手,说是今天一定要收了这小娘们。安东尼奥就上前去要和那群人干架,旁边几个路见不平的小伙子也跟了上来。混乱中不知道是谁操起了一个啤酒瓶,砸向了一个混混,混混应声倒地。

经过医院检测,混混出现了智力障碍,但无法查出是谁砸的啤酒瓶。由于安东尼奥是先动手的,又有目击者在那里胡言乱语,于是安东尼奥被判处五年徒刑。


“至于查瑞拉有多伤心,那就不用提啦。她把安东尼奥送出门,就像平时去上班那样给他一个离别的吻。然后一关上门,她就开始哭泣,停都停不下来。”爱丽丝说。

“我好像有点明白你的故事了。”我说。

“是吧。”爱丽丝笑道,“以后发生的那个故事,我相信你在威尼斯已经听很多人说过了。但我还是想要以自己的形式,把它重新演绎一遍。你会愿意听我讲吧?”

“当然。”我说。

于是爱丽丝讲述下去了。


四年后,一群小伙和姑娘租了一辆大巴,打算做一次长期旅行。在旅途中间,有一个人要求搭他们的顺风车。他们同意了。

这个人有一头微微泛白的棕色头发,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疲惫的色彩。但脸上仍挂着笑容。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看起来十分整洁。

然而在大半的旅途上,这个人都不说话。在姑娘小伙们下车吃饭时,他只是在旁边吃一些简单的面包和咖啡而已。其余的时间,他都躺在座位上睡觉。

他没有行李,看起来不像是旅行者。大家对他议论纷纷。最终,他们派了一个姑娘去打听。

“我从监狱出来。”那个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一次误判。现在他们已经查清楚了,所以放我出来。”

“那您的父母一定会很高兴的。”

“抱歉,我没有父母。”

“好吧。那……您的妻子一定会很高兴的。您有妻子吧?”

“不知道。”

“不知道?您的意思是,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妻子?”

“不知道。”那人说,“在我入狱后我曾给她写过一封信,我说如果她受不了别人的眼神,如果她受不了内心的压力,如果她不愿有做一个空寡的妇人——那么她可以忘了我,再找一个丈夫。我还和她说,她不必给我回信。”

“所以四年来,她没有给你写过一封信?”

“对。”那个人有些羞涩的说,“不过在出狱前一周,我给她写了一封信。我和她说如果她没有忘了我,还在等着我,那就在我们住的小镇门口的大树上挂一条黄丝巾,我看到了就会回家去。如果她已经不想见到我,那就不挂丝巾,我就直接坐过那里。”

“哇!”那个姑娘惊讶的叫起来,“哇!”

她把故事告诉了其他人。大家都兴奋起来了。那个人说他叫安东尼奥,还把妻子的照片给那些人看。他都妻子有一头红棕色的卷发,还有漂亮的大眼睛。看得出来,照片不知被安东尼奥抚摸多少次了。

到了距离小镇五公里的地方,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期待的眺望远方。只有安东尼奥默默坐着,没有说话。看得出来,他非常紧张。

“你觉得她会等你吗?”一个小伙子问他。

“不知道。”安东尼奥有些焦虑的说,他点燃了一根烟,不安的抽起来。


终于,车子驶到了镇口。远远的,大家已经可以看见门口的那棵大树了。

那棵树上并没有一条黄丝巾。


——几十条,上百条,或许有成千上万条,它们随风飘荡着,那就好像浅色的轻云,漂浮在树的上空。

车里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神色。安东尼奥手里的烟卷掉到了地上,有人帮他碾灭了,扔进了垃圾篓里。

在一片欢腾里,车停了。安东尼奥几乎站不稳。两个小伙子拉了他一把,把他送下了车。


安东尼奥转身向小镇里走去,突然,从树后冒出一个人,冲上去紧紧抱住了他。那是查瑞拉——他的妻子。安东尼奥几乎还没有说什么 湿热的液体就打湿了他的衬衫。

“别哭了。”他抚摸着查瑞拉的头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你他妈是该回来了。”查瑞拉哽咽着说,“你他妈当初就不该走。”

“是,是,都是我的错。”

“再过几天就是我妹妹的婚礼了,”她说,“你会和我一起去吧?他们一直在等你。”

“当然,我当然会和你一起去。”

“还要带上小伊莎贝拉。”查瑞拉说。

“嗯?那是谁?”

这时候,安东尼奥注意到查瑞拉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她怯怯的走过来,低着头不说话。

“这是你的女儿。”

安东尼奥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

女儿,这个词语一下子戳中了他内心柔软的地方。经历了那么多坎坷,他终于也有了一个因为自己所以存在的小生命。他蹲下身,捧起小伊莎贝拉的脸颊。

他的女儿有一头柔软的红棕色鬈发,高而挺翘的鼻梁,线条分明的薄唇。小伊莎贝拉处处都像她的母亲,她也许也会像她母亲那样,犀利,干练,令无数小伙子倾心。然后某一天,遇见一个像安东尼奥那样的小伙子,从此遇到一生挚爱。他们会恋爱,结婚,然后生下一个小查瑞拉或者小安东尼奥。而这一切都属于他的女儿。他的女儿。

安东尼奥吻了吻女儿的额头。然后他转头对查瑞拉说:“我觉得这孩子长的不像我。”

“你怀疑我?”查瑞拉挑眉。

就在这时,小伊莎贝拉抬起了眼睛。安东尼奥猝不及防的坠入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


费尔南德斯家代代相传的,橄榄绿色的眼眸。


“我觉得故事定格在这个场景已经够美,所以就没有必要再讲下去了。”爱丽丝说。

“说真的,爱丽丝,虽然很感谢你告诉了我这个故事的完整版,但我还是对于它的真实性抱有怀疑。”

爱丽丝笑了。她凑近了我,语气里带着神秘。

“其实啊,我就是故事里那个小妹妹——查瑞拉就是我双胞胎姐姐。马上我上岸就会见到她。你要和我一起来吗?”

我愣了一下。

“好啊,乐意至极。”

爱丽丝笑了,吩咐她丈夫道:“路德,再划得快一点。”

“可是见到你姐姐以后,她又要对我指手画脚,评头论足。”高大的男人叹口气说。

“可是难道你不想早点回家?如果我们还不回去,爷爷和基尔伯特又要抢着教小莫妮卡唱歌了,他们可别再吵起来。”

“其实他们不用吵架的,因为我可不希望小莫妮卡学会他们任何一人的唱法。”


于是船速加快了,爱丽丝支起身子,卷曲的马尾辫在脑袋后晃荡着。她向岸边眺望了一会儿,高兴的拉住我说:

“看,那棵树下的,就是查瑞拉和安东尼奥。”

于是我也朝那里看去了。树下,一个棕发男子对他身边的女子说了些什么,女子就挣开了他的手,男子冲上去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深深吻住了她。

“呀,这可不好了。要是我们上岸正好撞见他们两个亲吻,查瑞拉会把我杀了的。”爱丽丝苦恼的说,“路德,你能在这里再绕一小圈吗?”

船夫点了点头。爱丽丝略带歉意的看着我。

“真是抱歉!那么,让我给你讲讲小伊莎贝拉的故事吧……”





END


所以并不会写独伊……不要脸的打tag


评论(2)
热度(51)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