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

You're my shooting star. You make my heart ascend.

穷鱼。

【亲子分】青春

伪校园paro

四十分钟写成的小段子集一样的东西。

只是想写一个普通的恋爱故事,所以情节比较通俗易懂,没有什么深刻的寓意(←说得好像你写过深刻寓意一样)如果有主题的话,我想大概就是——青春。

——————————————————————————————

*

午后的骄阳将世界烤的有些炙热,如同铁板上的鸡蛋,滋滋的蒸腾着热气。

罗维诺坐在校园里的大树上,他喜欢这个树杈。他倚在背后大树干的分叉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校园里这不大的天地。他看着那些勾肩搭背走过球场的男孩子们,彼此的大笑和豪爽的话语,在蓝天之下回荡;那些手拉着手走过的女孩子们,长长的卷发好像就要缠在一起;某个年轻的男性教授脸红尴尬的面对给他情书的女学生,女学生面上的潮红仿佛要把眼泪都挤了出来;一个男孩在和女朋友告别以后走到拐角处,和女朋友的好闺蜜接吻······这一切他都看的很清楚,好像人世间最年轻最疯狂的边边角角,都在他面前展露无遗。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背景,只是幕布,只是相机前的滤镜;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衬托某一个人的到来。仿佛是被金灿灿的阳光抹了一层,化为一片模糊的光影。也就是在这略显不清晰的画面中,罗维诺正在等的人出现了。他的长相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就是令人过目不忘,好像有什么特殊的魔力似的。他好像并没有看到树上的罗维诺,只是径直走了过去。

 

罗维诺有些失望。但他没有动。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树皮上的一个疙瘩周围来回描画了几圈。然后他才准备爬下去。就在这时,突然感到身边的树枝一沉。他下意识的撑住了身下的树枝,却感到一双温暖的手覆了上来。随即,一个人影出现在余光的阴影里。

 

“混蛋,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没看见你呢?”来人眉目含笑。

“切。”罗维诺撇嘴,他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人,目光上下游移了一圈:“不得不说,你穿红色真是蠢爆了。”

“那又怎样?我喜欢这个颜色。”

“番茄的颜色?”

“不只是番茄。”安东尼奥说,“红色是火的颜色,血的颜色,还是热情的颜色。是西班牙国旗二分之一的颜色。也许······还是心跳的颜色。”

罗维诺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是心跳的颜色?”

“因为那里有你。”

安东尼奥笑。

 

 

*

安东尼奥很愿意写下他和罗维诺厚厚的罗曼史,也许十本,也许二十本。他不如恶友基尔伯特那样擅长写记录,但是他想这个东西不是靠技巧,而是靠一时,亦或是长久的心血来潮。

久而久之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永远也不可能写完,他要握着笔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因为他和罗维诺的恋爱是要谈一辈子的。

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记在书里的可能只是些没人要看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当然包括罗维诺约会迟到了半个小时发现安东尼奥还没来怒火中发现后者举着自己最爱的冰激凌匆匆跑来说不好意思我虽然提前半小时到了但是排队排了一个小时;或者是安东尼奥生病了罗维诺握着他的手在床边默默守了一夜在起身时弄醒了安东尼奥还狡辩说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并没陪你过夜你别想多。这样的点点滴滴构成了他们的的日常。

就算和对方吵架的日常也是温暖的,因为彼此都带有能让对方脸红的温度。

 

 

*

安东尼奥愿意和罗维诺分享自己收到的女孩子的情书,在安东尼奥的热情下罗维诺也勉强同意和对方分享。这两个家伙举着不知道是搭讪别人还是被别人搭讪所赢得的追求者的无数情书发愣,最后同意和彼此交换。

“今天老子收到的比你还多一封,说明老子的魅力比你大。”罗维诺洋洋得意的说。

“不行——我要换着看。”安东尼奥难得的发小脾气。

于是各自霸占合租公寓客厅里的一半地毯看着手里的信件。

“这个女孩子——谁啊?用词太恶心啦!怎么可以这么写。”罗维诺气鼓鼓的绷起了腮帮子。

“哈哈,说罗维诺可爱吗?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呢!”

 

“这里有一封,我觉得你应该看看。”安东尼奥把一张纸塞到罗维诺手里。

“什么嘛!”罗维诺接过去看了几行,脸上浮现出可疑的潮红。

“这这这······是你写的吧?!”

“是啊?罗维诺不喜欢吗?”

“可是,该死的。你为什么要给我写这个东西啊!”

“这样你就比我多一封了,不是吗?”

 

“好吧。”罗维诺小声嘟囔着,“下不为例。”

 

 

*

喜欢在电影院里倚靠着彼此的肩头入睡。

 

 

*

喜欢在游乐场的角落静静舔着冰棒看人流喧嚣。

 

 

*

喜欢不带头盔骑着摩托在山间小路上疾驰,罗维诺坐在后座上,紧紧抱着安东尼奥的腰。风也急匆匆的追逐着他们的身影,要尾随着他们嘹亮而轻快的歌声一起流浪。

 

 

*

就是一个雨天。从火车站出来以后,才发现窗外是噼噼啪啪的雨点。安东尼奥搂着罗维诺,撑起仅有的一把单人小伞,将两个人紧紧地圈在下面。

雨势在漫天增大,轰轰作响的水声淹没了脑海里的一切杂音。在这样混沌的感知下,罗维诺能迷迷糊糊的感到,那把伞正在慢慢往自己的头上倾斜。一点,又一点······

 

他还能感受到安东尼奥手臂上的温度。令人安心。

 

罗维诺突然觉得厌倦,讨厌自己被这样像不明所以的小鸟躲在大树的怀抱里,他对这种一如既往的呵护感到了一丝厌烦。他突然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他能做到的,太少了啊。

他这样想着。

 

“混蛋!你的伞一定要斜着打吗?!”

安东尼奥错愕的看着罗维诺:“啊,不,抱歉······算了,伞都给你打······”

“我不是这个意思!”罗维诺突然就躲过了安东尼奥的伞柄,摔在地上,冲上去抱住了面前的人。在那一瞬间,安东尼奥好像一下子明白了罗维诺想要的,于是他扳起罗维诺的后脑勺和他接吻。

 

雨势还在增大,如同一串一串雨柱从天上落下。晶莹剔透的液体打湿了他们的白衬衫,但好像都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都不存在了。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好像沾湿了衣服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和之前挤在一起打伞的滑稽产生了鲜明的对比。漫天飞舞的雨好像在鼓掌,在喝彩。路边小店躲雨的人惊异的看着这一对情侣,而他们的眼里,除了彼此,什么也装不下了。

 

 

*

“快一点!”

罗维诺催促道。安东尼奥从围墙上滑落下来,于是,啰嗦而又使人烦闷的希腊语教授的声音,就被远远的隔在围墙后了。

 

“妈的······这是我们这周第几次逃课了?”

“第三次。”

“我靠,被学生会长发现了,不是又要被通报了?!”

“没事,送几包茶叶过去就好了。”

 

罗维诺坐在校园中间的草坪上。几个没课而在草坪边玩耍的女学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安东尼奥也贴过来,坐在他旁边。

“别靠那么近!热死了。”

安东尼奥眨了眨眼,往旁边挪了一点点。

 

“罗维诺,我觉得我死了以后一定会上天堂。”

“为什么?”

“因为我的墓志铭上,一定会刻有你的名字。”

“蠢蛋!我们肯定会被合葬在一起。”

 

 

“啊,罗维诺,我真的好喜欢你。”

“别在我面前说这种愚蠢的情话。否则面对你的下一个情人,你就无话可说了。”

“我的下一个情人?那是谁?下辈子的你吗?”

“你张嘴如果不能不放屁,那就吻我。”

罗维诺说。




END

————————————————————————————

最近在补黑塔鬼,给自己拼命发糖。

(↑↑我也要去二周目的世界陪我本命CP↑↑)

评论(2)
热度(38)

© S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