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知乎体】如何看待恋爱的酸臭味?

主亲子分,米英有

新人也想试试知乎体QUQ

——————————————————————————————

1314人觉得赞

层主的问题真是深得我心啊!简直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那么我就来回答一下。

 

先讲一个小故事,关于我的舍友(男)和我舍友的男票。

 

 

 

我现在的那个大学舍友睡我下铺。其实他长得还蛮帅的,是个标准的意大利人,非常喜欢搭讪女孩子,我们班大部分女生都对他挺有好感。然而事实上他也就对女孩子态度好一些了。实际上他是个脾气非常非常差劲的家伙,经常暴怒和喷脏。然而我和他相处久了,倒也就觉得还好了。我们同班有一个(不是抖M的)家伙,住在我们楼下宿舍,一直在追他。

怎么说,开学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每天我的舍友走出宿舍门,就可以看到那人在门口等他,然后拉起我舍友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接着把早已买好的新鲜牛奶递给我舍友,舍友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慢吞吞的朝食堂走去。吃完早饭以后那人就会拉着我舍友问“感觉早饭好不好吃?”“第一节课的教室蛮远的,要我骑车带你去吗?”一类的问题。那人每节课都和我舍友坐的距离不超过两排两列,并且总是向坐在舍友旁边的我投来眼刀。每天晚自习的时候那人都会现场写一封情书,晚自习结束以后塞到我舍友手里。

 

然后这个人对我舍友的称呼也是极其恶心,什么“小甜心”“小番茄”“小罗维”什么的。

 

罗维诺说他已经被这样追了两年,习惯了。

 

哦,好像不小心暴露舍友的名字了,那就说吧,舍友叫罗维诺,追他的那个痴汉叫安东尼奥。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大半个学期,我看着安东尼奥好像也根本追不到罗维诺,也就放心了。我还和同宿舍另外两个人打赌安东尼奥今年看起来是追不到罗维诺了,赌一千块钱。

 

结果没过两个月这一千块钱就离我而去了,肉疼啊。

 

 

那好像是一节体育课,变态的体育老师号称他失恋了,让我们跑一万米,不跑完不许停。结果罗维诺因为前一天晚上发低烧,才跑了两千米就晕倒了。就在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安东尼奥一个公主抱把他抱起来,就往医务室去了。

 

好了,好了,问题来了!

 

自从他们俩一起去了医务室以后,事情就开始不对了。

 

第二天早上,罗维诺走出宿舍,安东尼奥依然在宿舍外等着。可是罗维诺并没有淡淡的看他一眼就走了,而是走过去,踮起脚尖在安东尼奥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跑了!

然后就跑了······

后就跑了······

就跑了······

跑了······

了······

 

当时我的内心几乎是震悚的!

 

卧槽!

 

这是这两个人要开始的节奏!

 

我的一千块钱啊!!!!

 

 

结果当天中午食堂排队的时候,罗维诺在食堂里找了一圈,找到了队伍里的安东尼奥,然后很自然而然的往安东尼奥前面一站。安东尼奥也没意见,笑嘻嘻的把自己饭卡塞到罗维诺手里。

我受到了惊吓。

这简直比我们英语课教授和他的美国助教在厕所隔间里接吻还要令人感到震惊好吗!(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他们在厕所隔间里干那事)

于是我义正词严的走上前去问罗维诺——我可以站在你前面吗?

没想到安东尼奥那个老痞子一下横在我面前:不行,只有罗维小甜心可以插队在我前面。

 

哦。

 

安东尼奥又说:不过你可以站我后面,我不介意。

我想想也是,于是就站在了他的后面。

结果被他后面的人揍了。

 

 

那天下午我们最后一节是英语课,我提前十分钟来到教室,却发现教授没来,相反站在讲台前的是那个美国助教。助教一脸笑意的和我们说,今天教授来不啦!有一个女生问为什么来不了了?他神秘兮兮的说:你们教授今天头疼,还腿疼,还腰疼,所以来不了啦!

 

嗯。

 

结果一听说那个眉毛比眼睛面积大的教授不来,安东尼奥立即就高兴了。其实他很烦那个英国教授,但是为了和罗维诺选一门课,他不得不选择了英语课。其实罗维诺本来可以在英语和西班牙语里选一个的,但他坚定地拒绝了后者。

 

啧啧,这两个人。

 

于是安东尼奥开始好言好语的请求我和他换座位。我怎么会同意呢?我可是坚定地要维护我舍友的贞操的!

 

于是我再一次义正词严的拒绝了他。

 

结果这小子脸皮还挺厚,先是不断地和我求情,然后又开始和我说理,好言好语的劝诫我。到了最后他说,你和不和我换,你要是不换,我就找人来对你进行“教育”。

我说,你有本事就自己来,别请帮手啊。

他说,那可不行,我得在罗维面前保持良好形象。

 

嗯。

 

于是他跑到了隔壁班,过了一会儿带了两个人回来。

我一看,切,这不就是在校园里深夜裸奔差点被记处分的小哥和校园歌手大赛第一名的那个家伙吗。

 

但不知怎的我一下就怂了,乖乖的把座位让了出来。

 

其实那节课确实没什么可以听的,助教一边吃着汉堡一边吸着可乐,听不清他在讲什么。

 

 

 

上完课以后安东尼奥说他和“罗维小宝宝”要翘晚自习去看电影,让我帮他们打掩护,否则后果自负。虽然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我突然就又一次怂了,也就答应了。

 

 

晚自习下课他们还没回来,于是我回到了宿舍。我倒要看看安东尼奥到底是写了怎样的情书蛊惑罗维诺。于是我开始掏罗维诺的床底(他把情书都扔在那里)。

本来我以为那里会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信件。结果不然,我掏出了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着三个盒子,每个盒子里都堆着一沓情书,角落里还标了日期,原来是按日期排好的。

 

嗯。

 

除此之外,床底还有几个被揉烂的纸团,我捡起来一看,原来是罗维诺没有寄出去的回信。展开来一读,上面有很多涂涂改改圈圈画画,总的来说大概意思就是“混蛋你非要逼我说出来嘛”“我又没有说过我不喜欢你”一类。

 

 

就在我费尽心思把那些纸展开抚平,并拿起手机拍照的时候,罗维诺推门而入。

 

 

那天晚上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讲述了,反正很血腥很暴力。

第二天早上我拉开宿舍的门,发现安东尼奥正在门外等着。然而他等的不是罗维诺,而是我。

“罗维和我说,昨天晚上你欺负他。”

 

哟。

 

于是我站在门口接受了安东尼奥长达一小时的说教。等他说完,我猛然发现第一节课已经上课二十分钟了,于是火速冲往教室,被教授在教室后罚站两小时。原来安东尼奥第一节没课。

 

我操。

 

 

过了几天,班里举行远足活动。我回到宿舍的时候,罗维诺正在把一盒意大利面往旅行包里塞,塞完了以后又往里面塞了一袋番茄。我看着他鼓鼓囊囊的包说,这么多东西,你背得动吗?

 

他抬头,以王的蔑视看了我一眼,淡淡道:没事,反正东尼会帮我背的。

 

 

东尼。

 

嗯。

 

我感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打击,于是来到厕所面壁思过了一小时。然后就听见罗维诺疯狂的锤门声:你掉到马桶里了吗?快出来,我要进去!

 

我说,难不成你想着安东尼奥撸了一管,现在没地方身寸了?

 

然后我惊讶的发现厕所的插销没有插好,罗维诺破门而入。

 

那天晚上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讲述了,反正很血腥很暴力。

 

 

 

第二天远足,我早早起床,打开宿舍门,发现安东尼奥已经站在门口了,然而他不是找罗维诺的,而是来找我的。

 

“罗维说,你昨天又欺负他了。”

 

呵。

 

好吧好吧,就算是我不对讲荤段子讲过头了。于是我站在宿舍门口,接受了安东尼奥的说教。长达一小时。

 

 

 

远足一路上安东尼奥背上背一个包,左手提一个包,嘴里还咬着一个。你问为什么他不用右手提包?

 

因为他右手牵着罗维诺。

 

 

嗯。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我们全班惊悚的。到了目的地我们坐下来野餐。罗维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安东尼奥就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躺了下来。然后罗维诺拆开意大利面,用叉子卷了一叉一叉往他嘴里送。安东尼奥一边吃,一边伸手捏罗维诺的脸和他头上的呆毛。

 

 

 

这对CP我是管不来了。

 

 

 

于是我和宿舍里另外两个赌一千块钱,赌他们一个月内会开房。结果宿舍里另外两个一个赌两周内,另一个赌一周内。

 

 

结果我又输了。

 

 

 

某天,我躺在床上看书,罗维诺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了一件宽松的衬衫。

我瞟了他一眼,说,恭喜啊,你和安东尼奥终于体验了生物交//配全过程。

 

他以惊悚的眼神看着我,脸一下子就红了。另外两个人问我,啊呀,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得意忘形的忘了我要输钱的事,说:你们没看见吗,他脖子下面那个吻痕,衣服没遮住。

 

 

那两个人发出了“噫——~~~~~~”的声音。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血腥很暴力,我就不仔细讲述了。

 

第二天早上我打开宿舍门,安东尼奥已经站在宿舍门口了。然而他还没说话,我就猜到他不是来找罗维诺而是来找我的。果不出我所料,安东尼奥黑着一张脸说:罗维诺说,昨天晚上你调戏他了。

 

 

 

操你奶奶的。

 

 

 

哦。

 

 

 

于是当天晚上,我就被安东尼奥的两个朋友拖走进行“教育”了。我先被拖到了音乐教室,听那个银色头发的高歌了十曲。好不容易结束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失聪了。

 

 

这家伙是怎么当上校园歌手大赛第一名来着的?

 

其实真相是:每当他要被淘汰的时候,就会用诚恳的语气对我们说:本大爷很舍不得这个舞台,所以我决定高歌一曲,来表达自己对这个舞台的热爱!然后开始引吭高歌。评委们很快就泪流满面了,说好同学你别唱了,我们不会淘汰你的!留下来吧!于是一轮又一轮,他就拿到了冠军。

 

 

就在我摇摇晃晃要走出音乐教室的时候,那个黄发裸奔男又拉住我说,来看看看——皮埃尔和肥啾的交//配全过程!

 

 

我走去一看,两个小黄鸟在窗台上滚过来,滚过去,滚过来,滚过去······

 

 

 

然后黄发裸奔男认真的看了好久,颇为遗憾的说:哎呀,哥哥我是如此风流倜傥魅力四射,为什么皮埃尔却是受呢?

 

 

就在他对此大发感慨的时候,我偷偷溜走了。

 

 

我回到宿舍,惊讶的发现宿舍的门是反锁的。我很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于是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听。

 

哈哈。

 

 

比起这个,我倒更宁愿去看肥埃尔和皮啾(是叫这个名字吧)的交//配全过程了。

 

 

把里面发生的故事用唯美的文字达出来,大概就是:

 

罗维诺泪眼迷离的看着身上的人,他闭着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半张着,大大的琥珀色的瞳孔亮晶晶的仿佛缀满了星星,望着身上的人,安东尼奥俯下身,亲吻他的眼睛。

 

“舒服吗?”

 

带着呻吟的破碎的喘息从罗维诺口中溢出:“呃,呃·······啊!!!!——”

安东尼奥带着戏谑的声音吹在罗维诺耳边:“我的小番茄,你弄脏我了,你觉得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呃啊!啊!啊!······嗯啊啊啊——”

·······················

 

考虑到这时候破门而入虽然可以打击到这对不知廉耻的恩爱狗,但是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我再一次怂了。无比郁闷的在宿舍门口坐下,带上耳机来隔绝里面不绝于耳的声音,玩起了手机。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层主的问题,就回答了。

 

现在听听里面的声音,估计他们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如果在浴室里不再来一发的话。

 

 

所以总结一句,所谓恋爱的酸臭味,就是指番茄的味道,尤其是变质的那种。

 


评论:

匿名用户

所以他们在医务室里到底干了什么?

匿名用户

所以他们有没有在浴室里来一发?

————————————————————————————————

写完后我能理解泽哥《他的猫》里戴纳蒙逼的心情。

评论(20)
热度(232)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