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y_

这里是Stey,也可称纸风
主食西罗马/普奥

【亲子分】微光

真·复健文,感觉手好生啊,什么都表达不出来了。

亲子分BG。安东尼奥&查瑞拉。




本文系列相关→Memories系列



微光    /*Memories系列其五

 


查瑞拉·瓦尔加斯人生收到的第一次告白是在二十岁的一个下午。在偌大的校园的操场上,有人精心策划了一番告白的好戏。那时候她正在教室里上课,操场上的花圈和横幅已经拉起来了,一片躁动。当她从教室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瞅见了楼下的场景。无数人都挤在楼梯口看着热闹,一瞬间查瑞拉看见了那个向她求爱的男主角。她优雅地走下楼梯,穿过半个操场,拒绝了那人的请求。然后她就像童话书里高贵的女主角一样,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群。无人开口。查瑞拉就从层层包裹的人群里走出去,真奇怪,她走到哪里,哪里都给她让道,如同紧密不歇的潮水突然被人打开了一个口子,裙摆扫过泛着潮气的浪尖。

于是一整个大学生活里,再也没有人找上过她。

查瑞拉倒也落得耳根清净。她并不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人,只是她觉得情感还没有找上她。当我没有找到它的时候,我就不要强求。她想。正如同很多东西我突然就找不到了,但是过个十天半个月,它又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现在没有找到我爱的人,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出现,等到了适宜的时间,适宜的场景,他总会出现的。

查瑞拉一直在等待。

于是在她二十二岁那一年,毕业舞会上,她仿佛找到那个人了。青年温和地对她笑,拉起她的手对她说,查瑞拉,我知道你也许会拒绝我,就像两年前你拒绝布莱特一样。但是如果你要那么做的话,就不要让我知道,好不好?灯光绚烂,舞池周围的人都在旋转,欢笑声晕成一片。在嘈杂的浪潮声中,查瑞拉居然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傻傻地望着青年温和笑着的脸,突然觉得自己面颊烫的发烧。青年取了一支酒,像是在等待她的回答,又像是没有。查瑞拉就静静地看着他喝那支酒。这时间真漫长啊,长到就好像人生悠悠真的望不见头一样。她叹了口气。她就是突然无法抵制这样让人心安的温柔。于是她拉起青年的手,向舞池中央走去。

那是查瑞拉人生中第一次恋爱,用妹妹的话来说,就是“太晚了,但却突如其来的迅速”。有时候查瑞拉看着她的情人,真的觉得他挑不出什么毛病,也或许是自己亲自选定的人,怎么看都觉得心里舒服得紧。青年待她很好。两年后他们结婚了。

查瑞拉觉得自己就像是温水煮着的青蛙,煮着煮着,就慢慢失去了知觉。她们的婚姻和恋爱都是在这样轻缓的节奏下进行,比水还要悄无声息。她从没奢望过轰轰烈烈,但也不能忍受如此的平淡无奇。日子过久了,总会有厌倦的,她该给自己找一些什么样的盼头呢?没有,什么都没有,查瑞拉回头望去,一时间觉得自己被淹没在了大海里,周围都是海水,一望无垠,咸而苦的海水,渲染了她平淡似水的爱情。

 

她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安东尼奥的。弗朗西斯看似随意的介绍,我大学同学,安东尼奥,刚从西班牙回来,这是查瑞拉,是爱丽丝的双胞胎姐姐。然后他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查瑞拉注视着他的背影,一瞬间突然渴望极了他的自由。她就那么痴痴地站着,直到回头时才猛然注意到被她冷落很久的安东尼奥——对方只是不急不恼地对她伸出了手,“亲爱的布莱特夫人——今晚,你不想再做回查瑞拉·瓦尔加斯吗?”

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怔住了。随之,她因为这些话而剧烈震颤起来。瓦尔加斯。查瑞拉·瓦尔加斯。天哪,她在心里想着,这不恰恰就是我渴望已久的东西吗?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面前这个人为了说出这些,究竟在事先做了多少功课,但她心里深深明白,这句话已经成功将她的心牵动了。舞会。又是舞会。她觉得自己几乎是逃不出这个怪圈了。身后的音乐和人群还在轻舞,而她已经从安东尼奥身上寻觅到了素未谋面的一见钟情。

 

于是回家以后,查瑞拉开始考虑着离婚的事情。她不在乎安东尼奥是否会在她离婚后和她在一起。她只是心里知道,她长此以往想要的东西终于出现了,而现在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冲破一切已有的束缚去追寻它。这个信念几乎让她无法入睡,并且似乎被注入了一种旺盛的生命力似的,她突然间就变得活力四射,企盼带来了她对于未来的期望。这使她得得丈夫吓了一跳,而还没有等到他诧异吓完,另一层惊讶接踵而至,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封单薄的离婚协议书。

查瑞拉绝不是意气用事的人,绝对不是。但是她能准确的捕捉到,这就是自己该下决心的时候了。离婚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直到一年后有人目睹她和安东尼奥肩并肩在街上行走的时候,家里人才惊讶地得知了此事。查瑞拉从不觉得自己在年轻时做了什么错事。你瞧,灯光,人流,欢声笑语,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的任何事,你都无法去拒绝,就算是陌生人请你喝的饮料,你也有胆量去抿上一口呀。结婚和离婚做得同样冲动,却也同样深思熟虑,恰到好处。

而对于安东尼奥,这件事却看得无比清淡。有人怀疑正是他怂恿查瑞拉和丈夫离婚。但安东尼奥心里清楚,查瑞拉就是这样的人,她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一点也不奇怪。查瑞拉从未和他提起此事,他也从不和查瑞拉提起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因为这和他们两人的生活并没有关系。

诚然,安东尼奥能够给予查瑞拉所可能需要的,甚至是所有女人需要的大部分东西,物质上他从来不缺少,但是查瑞拉看上的既不是可以在下班后坐进他舒适的敞篷车,也不是安东尼奥能带她去西西里度假,据说他在南意大利还有两处房产。事实上她需要的只是安东尼奥的心,其余的她一概都不放在心上。因为查瑞拉是最明白的,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在意的是什么。

于是总是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暗地里流言蜚语不断,说她对丈夫不忠,说她贪图安东尼奥的财产,各种无端的攻击横飞的时候,查瑞拉正在给安东尼奥熨烫他的衬衫,她从衣橱最底下抽出这件衬衫,和安东尼奥对比了一下。

“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嗯。”

她拿起熨斗给安东尼奥熨烫。男人站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好几次他张开嘴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只是又默默看着查瑞拉熨烫衣服,终于好像是下定决心似的,他开口了:

“查瑞拉。”他说,“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些人······”

查瑞拉突然抬起头来看他了,那目光令安东尼奥有些发怔,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就那样紧紧地盯着对方,冰冷的决绝和柔情四溢在她的眼瞳里打转。

“你觉得这些很重要吗?”

“没······”

“难道你也是这样想······?”

“不,我······”

“那就行了。我懒得管。”

查瑞拉继续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衣服上:“这里开线了······?快把针线拿来。”

 

时间就是这样悄悄溜走。一转眼就是八年。八年,他们谈了那么久的恋爱,可还是没有结婚。因为查瑞拉想明白了,结婚并不是什么急迫的事情。就好像有些东西一时间找不到,时间久了又会冒出来一样;有些东西它是命中注定的,它就放在那里,丢也丢不掉。她的爱情势必会成为她的囊中之物,她的良药,她的依存,所以她也根本无需着急。她随他坐在敞篷车里,看晚风从城南的郊区吹往城北的涌浪,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以在她沉溺于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时,事情发生得猝不及防。安东尼奥出了车祸。这是怎么回事?查瑞拉不知道,她也永远不会知道,当事人遮遮掩掩,律师又帮着他们说话,目击者也根本无从寻找。而唯一一个能告诉她的安东尼奥呢?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查瑞拉一开始也很不甘心,她就想不明白,怎么这样的事情就偏偏落到了自己头上?她想不通。但是突然她又不打算想通了,那是一个夏夜,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散步,突然在橱窗里看见一件男式夹克衫。她第一想到的就是安东尼奥适合穿,但是下一秒她又想到安东尼奥现在穿不了,也或许再也穿不了。但她还是鬼使神差地走进了那个店面,买下了那件夹克衫。走出门的时候她体会到手里那个装了夹克衫的袋子的重量,就好像安东尼奥的手扣着她的手一样。就在一刹那她猛地释然了,她觉得有一个安东尼奥已经足够,而剩下的事情她根本无需去弄懂。

几乎所有人人都以为查瑞拉就要抛弃安东尼奥了,就连爱丽丝也这么认为。可她没有。每天早上她就来到医院,在那里呆到下午。直到公司的休假都被用完,她干脆辞了职,每天都往医院里跑。病床前的衣架上挂着那件新买的夹克衫。

时间久了以后查瑞拉有些疲倦。她的积蓄还能支持一段时间,但明显支持不久了。安东尼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她想过要开始恢复工作,想过向妹妹妹夫借一些钱,想过转换一家离自己家更近的医院。但她从未想过要放弃安东尼奥,这个选项从来不在她的备选单里,从来没有。

那个晚上她在病房里过夜,于是趴在病床上睡着了。天亮的时候,安东尼奥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她突然有些怀念对方给自己的那种令人心安的温度,但是她明白,现在是自己需要传输给别人热量的时候了。于是她揉了揉疲惫的额头。她走到窗前给花换水,一丝丝微光透过窗帘洒落下来。这间房子还是有点亮堂,她想,也或许明天他就会醒来。

 

 

 

 

 

END


------------

大概是一直兴致勃勃地说要写我心目中那个强势而钟情瓦尔加斯大小姐,然而······未果······

评论(7)
热度(41)

© Stey_ | Powered by LOFTER